11.26的回覆

關於這件事情我個人是以很嚴肅的狀態去看待的,
我認為在前幾天加班過頭腦爆的狀態是不適合回言的,
因為在狀況好的時候都會有所疏失或是詞不達意...
所以關於回覆內容歡迎討論。



首先我必須為我前一篇日記的做法道歉。
那篇日記在撰寫時本來就是以討戰文為目的,
整篇的措辭都非常的強硬,一點也不體貼對方。
換作是我看到有相等交情的朋友在日記上這樣寫,我一定也會非常的錯愕生氣及難過。
對於這樣不體貼人的做法,已經不是道歉就可以解決了。
我不是那種天真的人,以為只要道歉就可以希望別人原諒我,
把別人殺死之後再去請求原諒,這種事太天真了...
對於自己的過錯、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我不會找理由推託逶過。


至於為什麼明明是在月初所發生的事,
會在月底才突然掀出來講。
我個人碰到事情是習慣自己先回去想清楚,
碰到不愉快或不爽的事情通常悶個幾天就沒事了,
不過這件事情不一樣,
我發現放著他只會讓我有事沒事產生一些很不好的想法,
我在之前說過,對我來說對方是個重要的朋友,
而我不希望這些不好的想法會去影響我對這個朋友的看法,
我不想犯之前犯過的錯誤,讓某些猜疑放在心中沒有好處,
放越久反而會更加的腐壞。

因此使用用一個激進的方式去呈現,
就算本人沒看到旁邊的人看到也會去通報
我就是希望本人出來跟我對罵,
我想知道對方的真實想法是什麼。
另外一方面我也是想以此強調這件事的嚴重性,
不管是對自己、對方、或是旁人。
我必須要承認這個手段,是逼著對方去正視這個事件。
十分粗暴的手法....

其實一開始只是一個很單純的事件,
只是我公器私用,在上班的時候偷看頒獎典禮,
對方出自好意,提醒我何不趁這個空檔畫圖(不管是趕稿或是練圖)
到這邊都很普通...
我表明了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不想畫圖,
不過可能是我表達的不夠好,沒有將我有多期待這個結果傳遞出去,
另外一個理由是覺得在公司畫圖沒靈感,對方可能會覺得我藉口太多根本不想畫圖,所以才會說出下面的話...然後我就翻桌了...

在那時解釋我不想畫圖的理由,花了不少時間,
當時我是很疑惑,我是覺得我一開始就直接講了"現在"不想畫,
然後解釋理由又解釋解釋了一大堆,
一般來講都會直接拿到"你慢萌"的回答,連後面的解釋也不用了
但這次對方還在傳達著為什麼不畫圖之類的言論,

打個比方來說,感覺像是在產房外等妻子生產的丈夫(而且妻子還可能難產那種),
好不容易聽到母子平安,衝過去去關心母子的時候,
此時旁邊的人跟你講車子要被拖走了,叫你趕快去把車開走,
丈夫還想多關心一下母子的狀況,旁人不斷的催促去開車...
這時會有種"我寧願花錢去拖吊場贖車也無所謂",兩個比起來在當下的輕重緩急的意義是不同的。

先插個題外話,對我來說,自己目前是將畫圖定位在比較輕鬆的狀態上,
一部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先把那個強烈成為職人的心態收起來,
把現在工作的東西摸熟後再來慢慢調整狀況,
雖然中間碰到意外跑去萌團,我自己也在調適萌團跟畫圖中間要取得一個平衡點,
對我來講,畫圖雖然沒有養成每天不畫圖不行的習慣,
但是畫圖這件事,對我來說是習以為常,
雖然會一陣子都沒畫東西出來,但是要我完全放下筆也難以做到。
至於對於創作(ORIGINAL為主)的部分,我也沒有什麼強烈的使命,想要留點什麼東西下來的態度,
對我來說,我只是因為太過喜歡他們,想要把他們告訴我的事情紀錄下來跟大家分享,
頂多有時候會把自己的一些感想、情感,或是體悟,藉著他們的嘴說出來,
我想傳達的大概只有"他們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或是"這個世界上有人這樣想過。"這樣的目的而已,

以一個創作者而言,像我這樣太隨心情和靈感做事,其實不是個太稱職的作者...
不管是讀者、或是同樣身為創作者的友人來看,想要PUSH一下我這個懶散的人,是十分可以理解的事。
對於作者來說,有人想聽自己講故事其實是件高興的事。
尤其像我這種曾經怨懟過自己的東西沒人看而消沉的人,
對方只是善意的關切一下,卻收到這樣的回應...
真的是叫人家以後要用什麼態度跟這種人(我)相處啊...


回到原點,在對談的當下的導火線毫無疑問的是"真可惜"三個字。
而引爆點是"以後你就不要嘰嘰叫色感不好或骨架不好"這句話。
前一篇日記是忠實呈現當時內心的想法,所以口氣十分的衝,
在當下,我並非不知道對方是出自於善意,
我並非不知道朋友是因為我之前有一陣子的確是以職人為目標,所以才會這樣PUSH自己,但我還是震怒了。


話題先轉去我所認為的"價值觀"是什麼。

對我來說,一個人的價值觀,跟他的理念、信仰,是相互共通的東西。

而我認為,每個人因為他的經歷、生活環境、立場等等的因素,會建造起他的信念,他對人事萬物的看法,
突然想到以前的日劇"美麗人生"裡面的一段話,"一公尺所看的世界也很美麗"(原文可能有誤),大概有點那種的意味存在。
我覺得就算同一件事物,對於每個人的價值都有所不同,就像牛頓的蘋果、我的蘋果、農夫的蘋果,所代表的意義都不盡相同。
因此我認為每個人的信念,代表著每個人的價值觀,每個人的生存方式。
所以,對我而言,要去改變一個人的想法,是件很冒險,或者可以說是很危險的事情,
那樣象徵的是─我要去改變一個人的生存之道。
─太危險了,我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以我自己而言,我通常是去聆聽別人的想法,
我可以不接受別人的想法,但我不會擅自評斷。
每個人的自由意志都是必須被尊重的。
尊重每個人的想法、信念、信仰、價值觀,等於是尊重這個人。


若以產房前丈夫的舉例來解釋,
如果丈夫在關心妻小的狀況下,
旁人對於車子可能會被拖吊走的事情,對丈夫講出了"真可惜"三個字,
身為丈夫絕對會為旁人那個不重視丈夫關懷母子價值判斷,而火冒三丈。
丈夫絕對會想著這個人到底是覺得我家妻小不重要,還是覺得自己愛妻小的心情不重要?


回到我自身的狀況來講,
遠觀這個事件,爭執的東西其實非常的無聊,
但是因為牽涉到背後的意義,變成一個非常嚴重(至少對我而言)的問題。

那個"真可惜"三個字的解釋,
在我聽起來無疑是對我價值判斷的否定,
而參考我對價值觀的想法,

這三個字可以解釋成對我個人的價值觀、信仰、信念、人生觀等等的否定。

簡短的說,可以解釋成─

否定我這個人存在的意義。


我當然不認為對方會有這種的想法,
不過那句話傳達的訊息,會讓人覺得對方可能在自己沒有察覺的潛意識當中,有這種可能性的存在。
所以我在前一篇文章才會標題下著"注意你的用詞!"
更別提"以後你就不要嘰嘰叫色感不好或骨架不好"這句話,在我當時聽起來是有著輕蔑自己作品意味的存在。
但是對於自身的存在被否定,自己的創作被輕蔑根本算不了什麼了。


在這一個月當中,我懷抱著這種猜疑的情緒生活,
因為覺得這種想法太過於嚴重,所以試著壓制它...
但是在不自覺就會想到,然後就會覺得這個朋友到底把我當成是什麼...
這種猜疑的想法太不舒服了,那樣子下去一定無法維持著往日的相處,
所以我寧願讓對方直接告訴我"我真是個混帳",還不如來的坦然一點。
我也想知道對方當時的想法,所以可以的話請告訴我...


*


然後對於你的私密流言的回覆,
其實以我的觀點,我希望這件事情是公開討論,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很想公開留言內容,大家事情都在檯面上講...匿名就可以了。
不過以這件事本來就是私事來說,正常的理解的確應該是私下談才合理...所以就算了。



>第一件事,你有你說話時的心理狀態,我也一樣。
如果是指日記上的心理狀態,而這件事一定嚴重冒犯了你,關於這點我鄭重的再次道歉。
但是如果是當時講話的心理狀態,我很想知道,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務必告訴我...


>二,對不起吼,我用自己的價值觀眼鏡看人,所以說了一些似乎不重聽的話,這點你也一樣(指上面)
這件事不需要跟我道歉,
第一,我認為每個人一定都是用自己的價值觀去判斷事物,人不那樣做是活不下去的。
第二,前篇日記整篇都很失禮,你不需要跟我道歉。
第三,這句話給我的感覺是你並沒有真的理解我想要陳述的重點,我的重點在於是,人對於別人價值觀不同的認同或不認同,後面的應運的動作才是關鍵。所以這個道歉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你不需要道歉。


>但如果這麼容易爆炸,那往後呢?我只好選擇不講話才不會吵架,是嗎?
對於爆炸這件事情,以你的狀態來說,我在一年之內連爆了你兩次,不可否認這個頻率的確高....
雖然我是很想辯駁我人生當中也才被雷到四次,而你一個人就佔了一半,我自己也很納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說正格的,我也想過我們兩個是不是該保持距離一段日子會對大家比較好,不過又不是夫妻吵架,這種做法真詭異...其實平時並沒有這麼常碰面,之後要如此對待我覺得之後再說吧,以我對自己的判斷是,這個人(我)個性反覆無常,真是難相處|||...如果因此對我這個人保持距離我也不會恨你...


>關於溝通。終於知道那天MSN有種講不下去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了,而且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前面有講過,講不下去的關係是我自己覺得都快要出惡口了,與其當場叫罵我覺得還是不要讓自己說話來的好...
而且我認為在情緒激動的狀態下,根本不可能好好聽別人講話,就像之前所講的一樣,你的安撫,我句句聽起來都刺耳...還是趕快終止對話會比較好。
雖然在憤怒的狀況下趕快抽離當場,是正確的人際溝通的做法,但是因為我自己的個人特質,產生後面的波折是我的問題了...|||。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昨天掛著傳東西人不在,後來有看到
看是看了,我其實覺得沒必要回什麼。
不過為了避免你再猜疑一個月,還是來回
雖然兩個人的事非得吵到家喻戶曉的做法我是不太能理解啦,但也無所謂。
---
在說所有話之前我要先感謝你
你提醒了我有一個容易輕蔑對方的壞毛病,這是個性問題,因此傷害你也真的是我不對,所已針對這點我會注意糾正自己
真的,這點我要謝謝你。

至於其他,很難再說什麼了,在我看來沒什麼好討論的。

<<我也想知道對方當時的想法>>
說實在,你已經花一個月把各種可能性都想了一遍,選了那個最壞的去加成100倍之後今天炸給我看,現在再來問我當時的想法?(想苦笑都笑不出來)
這總做法不是硬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是什麼?
我很坦白說,當時我最失禮的想法也很單純[原來你的覺悟不過如此]
至於我會這麼想的原因大概也不用贅述,沒多久前有人一直把練圖/職人等等掛在嘴上,這跟你想怎樣玩同人我覺得無關
---
看了這一大串,如果你相信自己的決定是對的,何苦扭曲對方的話成[否定自己整個人]再來大受傷害呢?

嗯,對我而言我要講的話上面那篇都講完了,然後這件事的感想你日記也寫了,所以剩下的只有你當時的想法是不清楚的,所以要知道整個事件的全貌就差那一塊,現在拼起來了。

>選了那個最壞的去加成100倍
因為0.01%的存在都很可怕,在心中有0.01抹朋友的念頭感覺真的只能用噁心來形容,所以我寧願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倒出來講,讓大家來提出當時的狀態來做事實的補完,只有全部拼湊在一起來能了解本質...

>原來你的覺悟不過如此
其實看到你的回覆我還滿開心的(M體質?!)...說正格的,如果不是對對方有所期待,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至少在這邊我可以知道自己不是真的被對方輕蔑。
當時沒能理解的理由,我在前面講過,那個時間點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當時把畫圖排到次要性去(然後因此有後續事情的發展...|||)。
不過因為有這些事件的發生,也讓我重新檢視目前想做事情與理想目標的時效性、重要性、重新去調整排順與比例。

>扭曲對方的話成[否定自己整個人]再來大受傷害呢?
要能夠大受傷害,也只有自己認為是親近的人才辦的到啊...,平常人根本也不用這麼苦惱,因為覺得是重要的人才會覺得0.01%的討厭或是被討厭都無法接受...,不過我也對你做了一樣的事,真的不是抱歉兩個字就能解決了...。

不過對於我的這麼不成熟還可以願意給予回饋,其實還滿感動的,若是一般人讓我這樣搞,早就把我列為拒絕往來戶了吧,雖然這樣說很厚臉皮,但是於這樣能夠在不管是創作或是生活上彼此砥礪的朋友,雖然會有所衝突,但是能有個能夠吵完架之後可以大笑的朋友也很開心...到這邊我是希望我們之後可以笑的出來。

雖然依我自己的觀察,自己這樣反覆無常讓人不知道該怎樣相處...我也畫不出個明確的界線,踩到才知道爆了這點真糟糕......我真的不介意你暫時遠距離觀察我,當然願意找我講話或是什麼的都還是很歡迎。

不過到這邊也大概可以知道你訴求的地方在哪裡了,由此也可以知道語言是多麼狹隘的東西,若不是經過多方討論,要理解人家真的想什麼是件困難的事。

我要講的是那句話所代表的衍生涵義的最壞結果是那樣,在前面我有講過,我不相信你會這樣想,但是我只能說人一做到這個聯想,就會揮之不去,依我自己的選擇是,出此下策讓大家來討論這個問題。

不過對你而言,這樣的做法無疑是扣一頂莫須有的罪名在你的身上,雖然我想澄清我相信你的人格不會做這種事,但就算是0.01%的比率也是對你的污名化,所以你的生氣是有道理的,對於這點,我的確對你做了將價值觀套到他人身上的事,雖然這件事的嚴重程度已經不是道歉能解決了,但對此還是鄭重的道歉。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