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庭腳本第三回PART-2

接續前一篇~
直接進繼續閱讀~
1年1班飂‧帆特同學,請至諮詢教室(三)報到!」



當他想著等下就會有麻煩,全校廣播馬上就響起了,而且還重複了兩次。





「煩死了~我才不會現在去找雨聽他囉唆啦!」



飂像抹布般攤在圍牆上,對著什麼都沒有的天空大喊。





「1年1班飂‧帆特同學,請至諮詢教室(三)報到!」



「嗚哇啊~!」飂從本來是一攤爛泥般的姿勢瞬間彈起。



原來是雨悄聲的走到他背後,用捲起來的文件當做大聲公,對著他的耳朵大喊。



「你幹麻啊!」飂惱羞成怒的叫道。



「這樣你才聽的到啊,聾子。」雨譏笑著。



「誰是聾子啊!」飂暴怒,頭上都快看的到青筋浮現。



「廣播那麼大聲都還聽不到的人,不是聾了是什麼?」雨反將一軍。



「............。」

被反駁的啞口無言,飂只能在心裡暗自罵這傢伙的嘴賤到一種惹人厭的地步。





「好啦~對不起,給你找了麻煩啦!」飂忿忿的說。說完,便繼續晾在女兒牆上。



「嘖~天要下紅雨啦~!你竟然也會主動認錯!」雨繼續不饒人的說道。



「你這人真的很討人厭耶!」飂白了他一眼。



這時雨意外的隨口問道:



「你下節什麼課?'」



「國文?」飂回答。



「誰教的?」雨追問。



「向日曜襲......怎麼了?」飂問道。



「啊!你趕快回去好了,被那傢伙盯上以後不好過啊!記得保持低調啊!」雨神色異樣的說。



「嗄?什麼啊?」飂疑惑了一下。



「趕快回去啦!」雨趕人貌。



「好啦~BYE~」飂說。



「BYE~」雨揮手要他快走。




(待續)





*




在踱步回去教室的途中,隨意的東張西望。

看到一個熟悉的臉孔─亞玦─坐在隔壁班教室裡頭,正在跟班上同學聊。

「原來那傢伙是隔壁班啊,嘖,想說不要跟人扯上關係,沒想到卻這麼近......」

「算了,總比同班好。」飂在心中默默的盤算著,並走進教室。


回到座位、坐下、打開書包準備將下堂課的課本拿出......

「?!!!!!!不會吧?!!!」

該死的昨天複習功課時,把課本放在書桌上沒帶出門。

「碼的!竟然沒帶,乾脆翹課算了~」
飂在心中暗自抱怨了一下,不過腦中馬上閃過雨剛剛的警告......

「不要被曜襲盯上,低調行事。」

「SHIT......沒帶課本還是會被盯上吧?跟隔壁的人一起看課本也很糗,我才不幹......」

「好吧......這時也只能去別班借了,問題是我連一個人都不認識......」

想到這邊腦海馬上浮出一個人的臉孔,該死的最不想跟之有交集的人。

馬上覺得很多時候話不能說的太早太滿,不然就自打嘴巴了。

這時覺得自己被重重的打了一個耳光。


「可惡,被盯上那又怎樣,啊啊煩死啦!」

飂在內心中咬牙心一,但是又想到連那個可惡的雨,都慎重的要他小心一點.......

那個老師到底多難搞啊?

之前上課也頂多覺得這老師行事特意獨行,不過反過來想,越怪的人越會做出讓人難以理解的事一樣......


沉思、抱頭、嘆氣。



(其實這時候飂我也想吐槽你,你也不是個正常人XD!!)


*




「奈夫瑞特同學,外找。」

突然的一句話打斷了正在跟同學聊中的亞玦。

「誰找我啊......」亞玦在內心中盤索著,然後向教室門口走出。

亞玦看到門外的對象一愣,根本沒想到會是他。

飂‧帆特,那個之前連打招呼連理都不理的人。

「來找我幹麻啊......」亞玦在內心中還沒講完這句話,就被飂的發言打斷。

「請借我國文課本。」

「啊?」

「請借我國文課本。」飂又重複了一次。

「嗄,什麼?不......這當然沒有問題,你等我一下。」

亞玦瞬間有點錯亂,其實思緒中不是沒閃過「我可以不要借你嗎?」這種念頭,不過因為自身從小是被教育為見人有難要伸出援手,還是直覺的答應了,便返身回座位拿課本。

「嗯,拿去,你明天再還我就可以了。」

「謝謝。」飂說完,接下課本就趕快進入教室。

亞玦還立在門口,突然覺得這個老擺臭臉的傢伙也有點可愛的地方,這時上課鈴聲正好響起。



*






板書、講解、筆記。

─多麼平凡無奇的上課景色。

飂除了品有點問題,其實是上課時相當認真的學生,在開學時會先將課本瀏覽過一次,上課專心聽講並且筆記,回家絕對會複習當日功課,雖然沒有額外補習,不過碰到問題也會自己想辦法查詢資料求證。

雖然常因心情不好而翹課以外,但也從沒因為翹課而跟不上同學的進度─因為他會自己想辦法將闕漏的部分自己研讀回來。

也或許是為了不讓煩人的老師們有藉口數落自己,而刻意保持學業的優異。


飂一如往常的將上課筆記抄寫在課本上......


「果然有借課本是正確的,這樣總算能如雨的意思低調的上課了吧......?」

「嗯~今天的筆記也很完美~」

正當飂自鳴得意自己優秀抄寫筆記能力的時候,赫然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大對勁......

「等下?!課本是借來的,我竟然就這樣把筆記抄下去?!!!而且還是用原子筆寫?!!!」

「GODDDD......這樣要怎麼跟人家交代啊!」

飂覺得自己今天其實不是忘記帶課本,而是忘記帶腦袋出門......奇怪明明昨天也沒熬夜唸書,怎麼今天可以如此的愚蠢呢......




*




「奈夫瑞特同學,外找!」

當亞玦結束早自習的社團晨練回到教室,正在整理東西時就被同學叫住。

「喔好。」

如亞玦所料,果然是飂來歸還課本。

「謝了。」飂的口吻還是一如往常冷淡。

「不會。」

當亞玦想跟飂多說幾句時,飂已經轉身離開了。

「唔,還是跟往常一樣冷淡啊。」亞玦心想。



國文課時,亞玦打開翻到老師正在講解的範圍,抄寫著筆記。

「啊,這個問題老師上次有講過,想不起來......上次好像有抄筆記回去找一下。」

「嗯,找到了......可是我之前上課有這麼認真嗎?筆記的真詳細......等下這根本不是我的字啦!帆特同學拿錯課本還給我嗎?!」

「慘了~我還在人家的課本上寫筆記......」

然後為了確認是飂的書,亞玦將書翻過來看背面的名字。

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吐血。

在原先寫著「飂‧帆特」的欄位,被硬是畫了一個大叉,且在後面補寫上「亞玦‧奈夫瑞特」。

「這是什麼意思啊?!!」亞玦在內心中大喊。

亞玦一下課便衝去隔壁班找飂質問。



「帆特同學,名字這邊是怎麼一回事啊?!」亞玦將課本的背面示給飂看,同時等著他怎麼回答。

「喔,怎麼了,這你的課本啊有什麼問題?」飂裝傻應對。

「那這個叉你怎麼解釋,這課本的前主人是你吧?!」亞玦指出自己的疑問。

「這也沒什麼啊,反正他現在是你的就愛惜使用吧~」飂漫不經心的回答。

「不是那問題吧?那我的課本呢?」亞玦質問。

「它現在是我的課本啦~」飂理所當然的回答。

「可是課本都一樣,你幹麻這麼做啊?」亞玦不捨追問。

「只是我昨天筆記做上去懶的擦掉而已......不過其實你賺到啊,我之前的筆記做的比你的乾淨漂亮又詳細,你有什麼好抱怨的?我昨天回家還得把之前的筆記重騰回來,很辛苦咧!」

在那一瞬間亞玦的心靈被擊沉,同時覺得筆記抄的醜好像是十惡不赦般的事。
還有體悟絕對不要跟優等生爭辯。




*



後記*____*/////

總之這篇只有一個字

蠢!!!!!

其實藍庭應該是充滿這麼蠢的故事才對(大笑)
從這篇以後飂和亞玦才是孽緣的開始
按照原先的出本計畫,這篇接下來應該還有一個3.5回的小短篇
用來讓飂正式的頭腦壞掉,之後才會有事沒事追著亞玦跑這樣XD///
不過短篇我有要寫嗎?應該沒有吧?
感覺是4~8P就能結束的漫畫內容。
但是藍庭要畫也要等一段時間之後啦......

然後標題的靈感是來自近藤孝行SAN...XD!!!
在庭球季當中,被詢問誰是TROUBLE MAKER時,
大家一致的都寫了近藤XD||||
難不成你錄音常常出錯嗎?這樣會被討厭吧|||
總之在百思不得標題的時候,閃過這個想法還挺合的
就拿來當標題用啦~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