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庭腳本第二回

標題很謎....
但是我沒有寫第一回的腳本,跟我伸也沒用(毆)
不過第一回的內容看完第二回也大概猜的出是啥
(加上之前的藍庭貼圖紀錄?)
其實本來不是很想貼,
因為前面沒畫完也沒寫腳本貼出來過
怕大家看的一頭霧水....
但是吾寫的這麼認真所以強迫推銷(大笑)
反正會看的人就是會看?
然後邊寫就會邊想到鶴子同學
我赫然發現我跟你是相反類型XDDD
吾的寫法對心理狀況莫名的寫了一堆拖字數啊XD!!!
果然是習慣差異啊!!!
看著大家所的作品可以知道每個人平時看的東西(泛指人事物)是啥。

然後不想被雷的人不要隨便點XD////



*

藍庭 DAY 2 粉紅色的諮詢室





入學資料、開會、教師爭論再爭論、提議與無條件通過。

學生心理諮商中心的某個下午實寫。

「你一個新進教師接到天王個案會很辛苦吧?有要幫忙儘管說喔~」該生導師用著甜膩口吻說道,完全符合她外表般的語氣,打扮年輕時髦卻不失精明幹練,看不出有30來歲年紀的女性教師。

「好的一定。」新進教師微笑回答,然後把學生資料直接收起來。

「你不用看個案資料嗎?」女性教師問道。

「我跟他是舊識。」新進教師平淡的回答。



*


進入諮詢室,看見被粉刷成一片粉紅色的房間。

全部的牆壁都是粉紅色的,明亮鮮豔的粉紅色,大概設計師是受到吉拉地宅邸(Gilardi House)影響而蓋出來的,效法那顏色與光線的結合。

但真是瘋子。

設計的人是瘋子,核可這種設計圖建造的人是瘋子,蓋房子的人也是瘋子,待在裡面的人更是無可救藥的瘋子。

(寫的人才是瘋子中的瘋子A___A)

誰要待在這裡啊?!除非瘋了!飂在內心中這樣嘀咕著。

「喲~你來了~。」諮詢室的教師說道。

「雨?!!!!!」飂驚訝的不自覺叫出聲音來,並非是眼前的人不認識,而是剛剛罵完一整串,最後發現罵到自己認識的人而產生的反應,其實也有一半是慶幸之後是由這人來接輔導。

雨,飂慣常的叫法;本名林雨咸,中裔,社會工作學系畢業,飂認識他的時候是在國中,當時他不過還只是個實習教師罷了。

「這粉紅色好噁。」飂直接反應感想。

「聽說實驗當中發現粉紅色可以安定人的神經......」雨話還來不及講完,就馬上被飂打斷。

「安定個鬼,我一進來就想抓狂。」飂直接反駁。

「但是你還沒進來之前,就先抓狂把人打個半死,自己也掛彩是怎樣?」雨冷不防的吐槽起來。

「是那些人先來惹我的啊。」飂馬上反駁道。

「藉口,明明有其他解決方式。」雨立即回答,同時在腦中閃過以前的記憶。


*


暑假的最後幾天,雨從實習指導教師手上接過個案資料,當場愣個三秒。

飂‧帆特,14歲,成績十分優秀,還有各種小提琴比賽的優勝資格,卻在兩年內轉了三所中學,皆是因為暴力事件。但是各校的個案事件紀錄卻沒記上幾筆。
雨這時心想,八成是因為各校都想極力延攬人才吧,早就上下一氣把一些小型事件都湮蓋掉,能逼到不得不轉學的暴力事件......大概嚴重到各報應該會很有興趣採訪吧?

然後繼續看家庭資料......單親家庭,父親在海外工作,目前是由阿姨當監護人,家境富裕。

嗯,標準的因為家庭功能不健全所產生的行為偏差少年,雨這樣心想著。然後看著國小以前那疊落落長的資料......算了,真不想看,有時間再說好了。

抱持著這種打算的雨開始收拾學生資料起來,反正過兩天開學就可以看到學生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數天之後,還沒約本人面談,倒是先被老師踢皮球送上門來了。聽說又跟人家滋事,沒能抓到證據,還是以嫌疑人被送到學生事務處,因為沒證據所以在學生事務處跟主任嗆聲起來,並把老師講到啞口無言的地步......以上最後結果就是丟來輔導室。

「到底能嗆到怎樣地步啊......真想看啊~」雨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想著。

然後這種不良心態馬上遭到報應。

飂坐在雨對面沙發上,一言不發的愛理不理。

「完蛋我最不會應付這種狀態啦!!!」雨在內心當中吶喊。

「少把我當白老鼠,我最討厭像你們這種實習老師了。」飂先打破沉默,但一開口就撂狠話。

「SHIT,要不是為了一張證書,他媽的我也懶的理你這種死小鬼!!!」雨差點脫口而出,不過還是強壓著怒意忍耐下來。

「你討厭也沒用,未來這半年你我都還是得照面的。」雨勉強的擺出微笑,但是臉上的笑容還是散發出一整個不爽的氣息。

「懶的理你,我要走了。」飂說完馬上起身就走。

「喂......!!」雨發聲阻止,但是人頭也不回甩門出去。

幹。

雨在內心咬牙切齒著,想到未來半年要跟這種小毛頭好好相處,就覺得不被他氣到腦溢血也會得高血壓。

(雨是粗魯人所以沒有形象這種東西=3=,大家不要被他外表騙了XD!!!)


接下來幾天,只要飂被塞過來,雨都乾脆直接跟他大眼瞪小眼,等他心情好想開口講話再說。

待在教室裡頭發呆再發呆,兩個人都是。

「好無聊。」這天飂首先發難開口。

「那你表演個什麼來看。」雨瞧也不瞧一眼的回答,因為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今天乾脆帶了PSP到學校來玩。

「實習老師可以玩電玩嗎?」飂意味不明的明知故問。

「學生不行,但沒說老師不行。」雨繼續專注在電玩上回答。

「我要去跟主任講。」飂帶點威脅的意味說。

「隨便你,從校長到主任都跟我家關係好的很,這種小事一下就COVER過去。」雨回答。

「難怪現在的教育會這麼爛。」飂語帶不忿的說。

「難得我會跟你有同感。」雨終於瞄了飂一眼而回答。

「我才不屑跟你這種人有同感。」飂回答。

「那應該是我要講的話吧!」雨馬上反駁道。

結果兩個人莫名的從唾棄學校這點找到共通的話題,隨意的謾罵起來;一個人在內心思考自己爲何要降低程度跟小鬼開批鬥大會,一個則是覺得眼前的人腦袋跟渣一樣,比小學生還不如。

「蠢死了。」兩個人在內心底下暗自嘀咕,但卻有意思的多了。

之後飂就常常找藉口摸到輔導室跟雨抬槓,到後來雨已經囂張到直接把PS2搬來學校兩人對打,雖然很糟糕,但是飂這陣子倒是安份了起來。只要他能繼續抱回國內外小提琴的大獎,就算打個小架,學校內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看到,兩者處在一種上下交相賊的微妙平衡上。上面的大老自然也懶的多問雨的教學方式。

只要沒事就好。




*




學期進入尾聲,雨臨時起意,隨便掰個校外參觀的藉口跟飂翹頭出學校。

(相信我學校絕對沒這麼容易可以打混......)

兩人去到常去的運動公園,雨跟前陣子認識的高中生借了滑板來玩。

「你要不要試試看啊?」雨跟飂提議道。

「不行,摔斷手就完蛋了,下學期有個全國管絃樂團大賞。」飂直接拒絕道。

「真沒意思,是說我每次都覺得你很想試試看?」雨講出平時的觀察。

「想試跟能不能試是兩回事......我習慣保護手了,連打架都只用腳踹人的說。」飂即答,但眼睛仍看著在U型場上飛躍的少年們。

滑行、跳躍、轉身、落下。

成功的人繼續滑行、失敗的人也不過摔倒拍拍屁股繼續站起來練習,形成了一個循環。

雨從飂的面前如流水般的滑過進入U型場,開始從一端滑向另一端,反覆著持續加速,最後在至高點衝出,沿著U型場的弧度做延長,360度的跟著滑板翻身。

「好像跟著風一樣跳入了天空......」飂看著雨的動作不自覺脫口而出。

剛讚嘆完眼前的人就從滑板上摔下。

「痛......」雨痛的快要說不出話來,旁邊的人馬上圍觀過去看他傷勢如何。

手腳挫傷,且右腳扭傷,但從那個高度摔斷手腳都是常有的事,可以說傷勢還算沒有大礙?

「幸好我沒試啊,不然就跟你一樣。」飂上前對雨說道。

「......你這時候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嗎?」雨瞪了飂一眼。

「可惡,最後的一堂課本來想好好耍帥一番的,反而大大的出糗了。」雨接著說。

「......。」飂無言以對。

「算了,你之後來上藍庭我再補你一個。」雨勉強站起來說道。

「藍庭?那所私立名校嗎?」飂一臉猶疑樣的詢問。

「你安分將這年念完,進來我就罩你。」雨笑著說。

「好啊~你說的。......等下你先考進去再說吧?這麼有把握?」飂質疑道。

「這‧是‧一‧個‧靠‧關‧係‧的‧社‧會‧啊~」雨輕挑的回答。

「呿!」飂不已為然的說。

「好啦走吧!」雨說道,但是走路有點一拐一拐的,並順手將借來的東西還給人家。

「先陪你去醫院啦!」飂露出些許擔心的表情。

「我自己去就好了,有事情一樣手機連絡吧~」雨不以為然的說。

「喔......。」飂如此應聲。

就這樣兩人就此解散分開,這個學期也結束了。



*



幾個月過去,雨順利通過教師資格檢定,也早將這件事拋在腦後了。

這天,雨勉強通過藍庭的教師甄試筆試,面試的時刻來臨。

「筆試過了就沒問題。」雨在面試的準備室滿懷自信的想。

在一邊等待著叫號,開始拿起手機來玩,這時一通意外的電話響起,手機的來電顯示是飂。

「幸好不是面試的時候才響,這倒提醒我等下要關機。」雨一邊想著一邊接起了電話。

「飂?什麼事?我等下要面試,有事長話短說吧。」雨直接對手機那端說道。

「雨......」從電話彼端傳來飂的聲音,聲音如同往常一般。
「怎麼了?」雨也像往常一樣的接話,但這時根本無法想像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我無法達成跟你的約定了耶,哈哈!」飂用一種開朗的語氣說道,接著說:「你說你要面試啊,那我不打擾你了,掰~」

「等等!」雨馬上阻止飂掛上電話。實在是太不對勁了,直覺告訴他一定是出了什麼事。

「怎麼了?!」雨問道,但是飂沒有回答。

「那你在哪裡?」雨接著追問,而聽到從聽筒那端傳來的吞吞吐吐的聲音,最後飂才緩緩的吐出地點。

「......都城醫院。」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飂的聲音跟剛才嘻嘻哈哈的音調完全不同,而是一種如同鬼魂般的冰冷、無機質,雨馬上意識到:

─出事了。

雖然跟飂的相處時間不長,但是雨太清楚飂是那種越難過,越會裝出不在乎的人。
不能在人前示弱、不能在人前哭、不能讓人看出自己在害怕......。

心如刀割。
明明就很脆弱卻還要強裝堅強,雨在內心想著。

「不要再逞強了,你等著,我馬上過去。」雨立即回答。

此時,會場叫到雨的號碼,雨看著工作人員來請他過去,當時下了一個決定。

雨隨著工作人員入場,在主試委員還沒請他做自我介紹及各種問答時,直接開口對所有評審考官說道:
「我是林雨咸,很高興能有機會來這邊面試......但是我剛剛接到電話,以前學生似乎出了點狀況,所以我現在需要先行離去,對不起。」

說完這段話,馬上從會場上飛奔出去,留下會場上一臉錯愕的主試委員們。



*



到了急診室,雨看到飂右手密實纏滿繃帶,雙手握住、蜷縮在一旁的的椅子上,雙眼無神。
雨的內心一陣翻騰,他很清楚飂對於雙手幾乎是等同生命般的看重,難不成發生車禍嗎?
在遠遠的一旁看到在旁邊觀望的導師,雨內心一陣苦笑,大概是被飂怒吼不准靠近吧?但是發生這種重大意外,沒有他的家長到場這點,雨覺得百感交集。

或許正是因為這點,飂現在才會在這裡吧?對自己的信任度大於親人嗎?而且......有點理解為何自己會不顧重要的面試飛奔到這邊了。

因為很重要、因為無法丟下不管、因為被需要......?雨在內心當中出現各種解釋雨描述內心的話語,同時覺得連手骨都傳出涼意了,感覺身體的震撼連肢幹末梢,都已經反彈回傳到身上。


而自己從手腳開始發麻到頭頂,同時發現自己很不想面對現實。

「雨......對不起......。」飂首先發聲。

「你指面試嗎?反正我本來就不是當老師的料,不要在意那種小事。」雨即刻回答。

「對不起。」飂繼續說。

「現在不用說那些啦。」雨回答。
是的,現在這種狀況下那些事都不重要,雨現在只希望飂能脫離現在低落的狀態。

「我破壞了約定,對不起。」飂繼續自顧自的說。

「什麼約定?」雨完全想不起什麼事實回問。

「安分的......把這年念完......」飂回答,

「什麼?你又跟人家起爭執嗎?」雨帶著不可置信的語氣脫口而出。

「拜託你跟我講是車禍,翹課出去給車撞到。」雨在內心中像是在誦經一般不斷的反覆這念頭。

但是接下來只是一陣沉默。

「對不起。」飂繼續用無機的聲調說出。

雨幾乎是無法忍受他這樣自責的態度,而歇斯底里的嘶吼:
「你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了,如果是這樣我就不要原諒你!!!」

飂被雨這種突如其然的大吼而被震攝住,愣了幾秒。

雨接著說:「對不起,我真正想說的是,你現在應該要做的是想清楚自己未來要怎麼辦;這只能由你自己決定,我只能從旁邊給你協助。」

「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那你更應該趕快振作起精神來。還記得上次我從滑板上摔下來嗎?就算是勉強一拐一拐的站起來,也比躺在原地來的好。」雨連續說了一大串話。

「所以我......?」飂用著迷惘的眼神看著雨。

「算我求你,拜託你趕快振作好嗎?而且我也沒考上藍庭,不算遵守約定啊!」雨已經不知道該怎樣安慰道,接著繼續說:「那我們再重新約定吧?只不過都要換間學校了。」

飂聽到這句話,瞬間眼淚從眼睛當中決堤而下,然後整個人伏在膝上隱聲而泣。

雨這時沒有安慰他,只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對他而言,或許痛哭出來是件好事吧。」雨在心理想著這句話。




─雖然最後兩個人還是奇蹟似的進了藍庭,正確來說只有雨,飂是勉力讀書考上的。
藍庭的理事長獨排眾議,硬是把雨收了進來,理事長當時說服大家的理由是:「雖然他本人沒有自覺,但是他擁有能成為好老師的必要條件,我想沒有幾個人能像他一樣為學生做到這種地步。」



*



「雨,你在想什麼?」飂出聲打斷雨的回想。

「想要怎麼收你的爛攤子。今早已經有三個家長打電話過來抱怨了,還說小孩子打架是小事,怎麼會拿球棒這種東西,是想打死人嗎?」雨隨意找個理由填塞,同時怪腔怪調的學起家長口氣來。

「你越來越囉唆了呢。」飂厭惡的回答。

「喔,我囉唆是嗎?那這個你不要囉?」雨說罷,然後掏出一條藍色的緞帶。

那正是飂制服的領結緞帶,因為學校莫名的作更換制服動作,而身為學生代表的飂穿上了學校第一件的新式白色西裝制服。

「我在前往停車場的路上撿到的。」雨意有所指的說,並看著飂頭上的包紮。

「拜託,是他們先拿木棍猛敲我一記耶?看我的頭就知道有多慘了。」飂不滿的抱怨。

「那你沒動手囉?有共犯嗎?」雨隨口說道。

「你覺得呢?木棍上有我的指紋你拿去驗啊?」飂頓了一下才回答,他突然想到有個叫亞玦的笨蛋莫名的跳出來幫他的忙。
還是不要拖這種笨蛋下水好了,那人看來就是一副好孩子樣,飂的腦筋瞬間閃過這種念頭。

「嗄?木棍?我當時想說這種東西真是阻礙交通,就順手把他拿去丟了?!沒想到他是證物嗎?!!」雨訝異的說道。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雨你真的是在這種地方很了不起呢!!謝啦~!!!」飂聽到馬上大笑出來,跟一開始進來的臭臉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嘖,這到底是是褒還是貶啊?怎麼我聽了一點也高興不起來。」雨皺著眉頭說。

「那掰啦~有空我會在過來聊聊的~哈哈哈!」飂說道,但還是止不住笑聲。

出了諮詢室,飂正好看到迎面過來的亞玦,亞玦作勢要跟飂打招呼,但是飂置之不理擦身而過。

「還是不要跟我扯上關係比較好......。」飂暗暗著想著。




< SCHOOL DAY 2 粉紅色的諮詢室 完 >




----------




後繼無力的後記(冷)

該死,我目標24P以內完成啊?!!!
媽啦有給他長到="=|||
越寫越長是怎樣啊啊啊?!!!
字數統計>>5XXX字||||
我真的是要挑戰如何縮減頁數的畫法嗎?!!
有驚悚到||||
感覺比7XXX字要塞30P不會比較好|||
邊寫邊覺得雨有輕浮到|||
還有很多雨的設定其實是我最討厭的老師心態這樣XD|||
我最討厭那種覺得老師很好當就去考老師的人啦!!!!
在寫前面覺得雨這人真討厭(毆)
但是寫那些髒話會覺得很爽XD////////
其實我平常在家是這樣講話的XD|||
大家不要給某人騙啦~~~



*


隱藏公告,
看完這篇文然後有提出感想與建議的人,
之後買書時在下會無條件奉上豪華特典附錄
內容未定,可能是腳本附插圖加些哩哩摳摳的特典小書?不計成本製作=____=+
我之前的感悟是在我真心想要聽取建議時,能夠給予支持回饋的人真是讓在下感動的痛哭流涕...QWQ
所以為了感謝大家的回饋,我也努力的對大家的支持做些實質的感謝行動。
然後請大家不要到處張揚這樣XD?///
請讓我悄悄的送禮給大家<<你書給我先出啦!!!



目前確定名單:


ASH
鶴子
果子

野步
小咕


有加的我會陸續修訂=W=///
沒有的話就當我節省成本XDDD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感想晚送了對不起起起起(回音)

嗯看完第二回腳本後我發現我對亞玦的好感謎樣上升
怪了明明他這回的出場少到不行啊 冏
可能是我對英雄救美那段很有興趣吧XD

話說
真的被雨的外表騙了
沒想到這麼粗魯XD本來以為他情緒應該沒那麼外放?
不過我還蠻喜歡他默默站在旁邊等飂哭完的橋段ˇ
還有就是雖然有輕浮到,可是講的話想的事很真實所以倒不會討厭

嗯另外
我覺得最後飂結束話題的發言可能可以換句話
比方說因為大笑引起輕微頭痛所以埋怨似地迅速結束話題走人
啊啊好吧我這種方式可能高明不到哪裡去><聽聽就算:~~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