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 vol.1腳本思考 PART-3

好啦~我終於寫完了這樣A___A|||
不過同樣的東西貼三次還是挺恐怖的|||
畢竟是腳本,前面貼的東西有的後來還是有改過,
好像不貼也不行?
有興趣的人自己按繼續閱讀A___A

命運的匯流點





*







「喂、這邊不能睡啊!」



亞玦叫醒了倚樹而眠的金髮男子



「我是警備隊員亞玦,最近這一帶常有魔物出沒,不能在這邊紮營啊!」



但是朝身旁一望、並沒有任何駐紮或營火的跡象,上下打量了一下該名男子的穿著,色斗篷、長袍─怎麼看都是標準旅行者的打扮。

不過從身上隱隱流露氣息、身邊圍繞的精靈....

亞玦得到一個結論─這個人是個魔法師。而且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人還是個身藏不露法力高強的法師。

不過怎麼會有一個法力高強的法師,會這麼糊塗待在這種隨時會被魔物拖去當點心的地方?對自己再有自信也不是這樣吧?

「這人不是個傻子,就是個瘋子。」亞玦做出這樣的結論。

但是此時也想到了什麼事情,好像有什麼熟悉的感覺。



法師用著迷濛的神情問道:「爲何叫我起來?」



「呃?這邊很危險啊?林子裡除了猛獸以外、最近還有異界魔物出沒啊!」亞玦被問的莫名奇妙。



「我寧願就此繼續沉睡下去。」法師回答。



「法師都是怪人。」雖然對法師沒有任何偏見、但亞玦忍不住想起了這句話,覺得流傳在戰士間的名言果然還是有所根據的。





*





突然劃破天際的警笛聲,驚動了森林的鳥群起飛舞。

那是警備隊專門用來警示魔物來襲的聲響,而這聲音就近在咫尺。



「魔物來襲的警笛!你別動!我去看看!」



亞玦馬上往聲音來源,持劍飛奔而去。



法師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不像是被嚇呆無法反應、而是漠不關心沒興趣跟往。



亞玦望了一眼,但也沒時間多說什麼,只想能及時趕到、好能趕快去幫忙受襲的警備隊員。





進了樹林、沒花多少時間就遇到發出警報的兩名隊員。



「你們沒事吧!」亞玦大喊。



「小意思啦!」

「不過才四、五隻小毛球罷了!」

兩名警備隊員一邊輕鬆迎擊像豺狼般的魔獸,一邊遊刃有餘的應答,而身旁已經有幾隻被擊斃在地的魔獸。



「這種魔獸好應付的很,說實在上頭說碰到魔獸要發出警報,根本是大驚小怪啊!」一名叫做莫文的隊員說道,此時他們已經將全部的魔獸撲殺在地。



「嘿!我要帶一隻魔獸爪子回去跟村民燿一番。」另一位叫克爾的隊員說,並隨手砍下一只魔獸爪子塞到衣服中。



「噁,那種又臭又髒的的東西有啥好帶啊!」莫文不以為然。



「小心一點、這種魔獸是群聚性動物,可能不只這幾隻啊!」亞玦特意提醒。



「哎呀沒事沒事啦~上面的老頭子就是愛操心......」當克爾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忽然從樹林間殺出一大群魔獸。



「危險!」亞玦大喊,並在瞬間斬殺一隻像魔獸,接著向前迎擊正在攻擊兩名隊員的魔獸群



此時正好警備隊員趕上,大家步步逼近魔獸群。



「一隻也別讓他們跑了!」



「沒錯!如果讓他們回去找同伴就更加麻煩了!」

警備隊員一面大呼小叫著、一面斬擊著眼前的魔獸。





魔獸群受到警備隊員的包夾撲殺,開始沿著森林的道路逃竄。



「糟了!」亞玦在心中大喊。

不是因為魔獸逃跑可能會招成呼救引來更多魔獸的麻煩,而是魔獸是沿著自己剛剛來的小路上奔去。

這時亞玦反而在內心希望法師能不要乖乖聽自己的話,而早已離開那邊了。

只好加緊跟著其他隊員,一起追擊魔獸。





出了樹林,只有更大的錯愕等著亞玦。

法師還在剛剛碰到的地方發著呆

「又回到這裡了?」法師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

而在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而沒發現逃竄的魔獸已經向他衝過去了。



「危險!!!!!!!!!!」

亞玦放聲大喊警告對方,同時也以最快的速度飛奔過去,其他的警備隊員看到也紛紛跟上。





但是,在大家覺得可能趕不上援救的時候,一陣火舌在眼前捲繞開來。



以亞玦為首、與其他的警備隊員,如生物般的本能,看到燃燒旺盛的火焰的剎那就停下了腳步,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當火焰與煙霧散去之後,只聞到陣陣毛皮與血肉混在一起的焦味,讓人不自作嘔。

眼前更駭人的是、對眼前光景如同看浮雲漂過一般、展出毫不在意的眼神與「沒有什麼」的表情的法師。

漆的斗篷隨著燃燒殆盡消逝之火焰所刮起的強風,跟著灰燼而一起飄揚。







*





人群是鼓譟、趨炎附勢的。





警備隊的眾人群起鼓譟,高舉著利刃,將尖銳的刀尖全數指向了法師。

「奸細!!!!!」

「間諜!!!!!」這樣的字眼此起彼落著。



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由火屬的藩屬,最初原是屬於地的國土,而地屬在三百年前著名的「十年之戰」當中,早被其他水火風三屬蠶食鯨吞,而靠近三屬邊界的居民,早就已經跟他們同化,甚至到近代的年輕一輩,幾乎無自覺自己身上流有地屬的血統。



但是他們所處地域其實跟火屬國度相距甚遙,也只有像他們這種地處偏遠的領地才能固守自己地屬的文化傳統、且與此自傲。



不過相對而言,他們也成為火屬的心頭刺,每逢一陣子就會有作風強硬的君王或大臣想要以高壓作風管制群眾,而他們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派遣類似秘密警察般的人員進行調查。



法師的特殊能力、與精密的思考,成為最常被派遣調查的職業之一。當然,這些人多半會再度偽裝成其他行業的人。



而穿著一副長途旅行者的不明人士,在危急關頭所使出自保的魔法又是高等級的烈焰魔法....

讓警備隊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深信這人是火屬又派遣過來的秘密使者。

唯一的例外就是亞玦。


「等等,大家不要激動啊!」亞玦努力的想說服群起激動的眾人冷靜一點。

「就算他是火屬的法師,但也不一定就是火屬派來的諜報人員啊!」亞玦又說。



「亞玦你是收了他什麼好處嗎!不然怎麼這樣為他開脫!」另外一名警備隊員如此說。



「不不,我也是今天才碰到他的....」亞玦話說到一半,馬上又被其他人打斷。



「既然你是今天才碰到的,那你怎麼能這麼肯定他不是間諜?!」又一名隊員這樣說。



「發生什麼事了?」這時正好警備隊長駕到,在隊長的威嚴之下大家都瞬間安靜了下來。



「報告隊長,我們抓到一名疑似間諜的人。」一名隊員報告,這時他們已經團團圍住法師了。

亞玦說:「還請隊長嚴加調查,以免濫抓無辜啊!」說完了這句話,便從眼角偷偷的瞄向法師,法師看來一點反抗的意願都沒有。



其實亞玦內心真正擔心的是,憑法師剛才引起的巨燄,要在瞬間解決他們整個警備隊的人員都沒有問題。

不過法師仍舊是面無表情,反而讓亞玦喘了一口氣,雖然在心中還是會納悶這樣毫無辯解與抵抗的態度。



警備隊隊長─吉果‧維拉(Jiggo Vella)是個約40出頭歲數的中年人,頭髮有些許飛白顯示出歲月的痕跡。

「那就帶回去調查吧。」維拉隊長平靜的說道。



亞玦自動的加入押解疑犯的行列中,並趁眾人不注意的時候挨盡法師身邊,悄悄的耳語:「你放心,我會想辦法救你出來。」

法師終於有了點反應,不過也僅只是冷冷一瞥。





*





警備隊辦公室中,維拉隊長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意見下,作出了一個簡潔的決定:「將他監禁起來詳加調查;另外就算他是犯人也是給以禮相待。」



便將所有的隊員們解散休息,獨留亞玦一個人下來,亞玦便把與這人初遇的情況全描述一次。



維拉隊長深思許久,道了一句:「亞玦,你是我們隊上唯一具備法師同等魔力的人,依你的感覺和觀察下有何意見呢?」



在這世界當中所有的人都多少具備一點魔力,每個人都能使上一點該屬的基本魔法,但是只有魔力資質較佳的人,才有辦法學習更高階層的魔法,及從人身上的氣息流動、和身邊圍繞的精靈來判斷該人的四大元素屬性,而亞玦是他們隊上唯一具備高階魔法資質的人。



「我想他不是火屬的人。」亞玦說。



「喔,怎說?」維拉隊長問道。



「那法師身上透露的氣息和圍繞身邊的精靈都是風屬,雖然......他當時所使用的是焰系魔法。」亞玦解釋。



「嗯,果然,我也不覺得他像火屬人。不過,一般人在碰到最危急的狀態下,會使用的招式一定是自己最熟練,也就是自己所屬元素系的魔法。」維拉隊長說。



「不過在法師當中也不是沒有精通兩屬魔法的人,我甚至還曾經看過能驅使三屬魔法的法師呢!只不過大部分學到三屬魔法的法師都只是雜學,沒一個屬性能學到精通的,所謂樣樣通、樣樣鬆,哈哈!!」維拉隊長聊般的補述一句。



「的確是這樣沒錯,就連戰士也一樣,把一樣技藝練到精熟才能自保。」亞玦回答。



「如果他是地屬的法師就好了,我一直很想在隊上排一個能專係治療的法師,不然亞玦每次都要你幫忙作治療工作,實在是太辛苦你了。」維拉隊長道。



「沒關係,大家受傷,互相幫忙治療是應該的。另外,我可以去看一下他們盤問的狀況嗎?」亞玦說。



「嗯?好啊,你去吧。」維拉隊長回答。



「那我就先告退了。」亞玦說道便轉身離開。



「亞玦,你不覺得他跟你滿像的?」維拉隊長在亞玦正當要打開門走出房間時如此說。



「唔」亞玦愣了一下,轉頭回答:「......我不知道。」







*







維拉隊長看著亞玦離去,回想起亞玦初到此城的狀況。



大約半年以前,警備隊在作年尾的最後巡視,走到山裏巡視時,發現了昏迷不醒的亞玦。當時維拉隊長以為是在寒冬當中不小心迷路在山上的旅人,便帶下山救治。

亞玦昏迷了約兩個禮拜逐漸清醒,不過似乎似乎喪失了過去的記憶,連自己姓什麼都記不得,只記得自己的名字是「亞玦」。



而亞玦的天資甚好,在醫師那邊除了學會些外科包紮技術,又醫生本身就是法師,發現亞玦具備優秀魔法天賦,醫師也樂的傳授他治癒魔法和些基本的地屬魔法。

因為警備隊經常有人受傷掛彩,所以維拉隊長就從醫生那邊借調亞玦過去幫忙。

一開始本來只是讓亞玦跟著警備隊員們練劍防身,不過沒想到亞玦對劍術格外靈敏,一點也不像是初學者,後來就迅速的轉任警備隊員。







*





亞玦進入了拘留室,看到莫文和克爾正在對法師質詢。



「快說你是從哪裡來的啊?!」克爾大聲吼道。



「早點說出來對你自己比較有好處。」莫文說。



克爾看到亞玦進來,對亞玦問道:「啊,亞玦,剛剛隊長對你說了什麼?」



「我可以問他一些問題嗎?」亞玦沒有直接回答克爾的問題而開口。



「可以啊,不過這傢伙很棘手,怎樣都不肯回答問題。」莫文補述。



亞玦一坐下來就直接問了一個問題:「你是風屬的人吧?」



旁邊莫文和克爾馬上露出驚愕的表情,在之前質詢完全沒有反應的法師,這時終於將眼神移到亞玦身上,直視著他說:「你是魔法戰士?」



魔法戰士是指,能將自身的魔力加到武器上,融合魔法與戰士本身的武技,以大幅提升破壞力的戰士名稱。在戰士群當中,能熟習魔法的也只有一部分具有較高魔法資質的人,而要能將魔法賦予到武器身上,則需要更高度法師與戰士的才能。

大部分的法師或戰士,光是要熟練他所要修行的技巧就得花費高度精力,所以只有部份的人還有餘力去作其他行業技能的修練,而要將兩種能力結合在一起,則真的是可稱為上天所賜予的才能。





「我只能實行一些治療術和一些基本地屬魔法,將魔法加到劍上的事情我做不到。不過現在應該是我問你問題耶?」」亞玦說。



「讓那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離開,我就回答你的問題。」法師如是說。



「唔......」亞玦為難貌。



這時克爾和莫文開口說:「那我們到門外看守好了,一直問不出來也不是辦法,就交給你了。」隨即,走出門口外駐守監視。



「你放心,若我想走你們攔的住我嗎。反正我醒來也沒事做,就在這邊打發一下時間吧。」法師在看到兩名警備隊員退出門外後這樣說。



「唔。」亞玦瞬間語塞。



「回答你剛剛問的問題,我是風屬出身的人沒錯。」法師說。



「啊對,你的名字是?」亞玦問。



「你應該問怎麼稱呼,法師是不會向人說出真名的。」法師用挖苦的口吻回覆。



「那、你該怎麼稱呼?」亞玦再問。



「你們之前怎麼叫我?」法師突然這樣問。



「嗯?大家都用法師這樣?」亞玦有點疑惑的回答。



「很好,那我的稱呼就叫『法師』吧,反正名字對我而言也不重要。」法師心不在焉回答。



「呃......」亞玦無言了,呆坐良久後才想起要繼續提問。



「對了,既然你是風屬的法師,為何在那種危急的狀況下,會是使用火焰系魔法呢?」亞玦好不容易才想起自己坐在這邊的目的。



「在危急的狀況下我當然會下意識使用風屬魔法,不過對付那種再生系魔獸最適合的魔法還是焰系吧?雖然那些是幼獸還不具備自我復原的能力。」法師回答。



亞玦聽完馬上大愣,心想:「當時的狀況對法師而言根本只是家常便飯.....但是最重要的問題是魔獸,我們最近所撲殺的竟然只是再生系魔獸的幼獸,而能夠不斷再生的成獸到現在還不知道躲在哪哩!!!」



「糟了!我得趕快向隊長報告!」亞玦著急的不自覺叫出來,便趕緊站起打算離去。



「抱歉,我先離開一下。」亞玦急說。



「我無所謂,不過......你們要小心,母親當孩子不見就會出來尋找的。」法師臉上掛著輕蔑的笑容說道。







*







「開始了啊......。」法師似乎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







此時亞玦十萬火急的直往隊長室直奔,想要告知維拉隊長這個驚人的消息。在外面駐守的克爾和莫文對於亞玦的匆然離去,則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報告隊長!」亞玦在維拉隊長的辦公室前大喊。



「進來吧!」維拉隊長帶著一點疑惑的聲音答聲。



「怎麼了,亞玦?那名法師難不成真的是間諜嗎?」維拉隊長關切詢問道。



「這倒不是......」在亞玦還沒來的及回覆完,已經聽到外面傳來尖銳刺耳的警報聲。



「魔獸?!怎麼會!!」維拉隊長震驚的從座位上跳起來。



「魔獸怎麼會直接在城中出沒!聲音哪邊傳來的?」維拉隊長續問。



「聽聲音來源是......拘留室!!!」亞玦回答,從聲音當中可以聽出非常焦慮的感覺。



隨即維拉隊長提起了劍,就隨亞玦往拘留室衝去。



到了拘留室前面,看到從所未見的恐怖情景。

從空中裂開了隙縫,而豺狼般的魔獸紛紛從裡面跳出,而且其中還有一隻特別巨大的、模樣似狼身型似熊、但是體型大小有足足比熊大了兩倍多。



「難不成是法師所講的成獸...?!」亞玦內心不自覺想到。





「血的味道....這邊有我兒的血肉味......」成獸發出了低沉的話語,令警備隊的所有人無一不為之駭然。



「大家冷靜!不過就是多了隻大了點的魔獸,大家跟平常一樣小心應付就不會有問題!」維拉隊長強持著冷靜發出了號令。



「大家以小組模式對付魔獸!注意不要被魔獸包圍!」維拉隊長大喊。

警備隊員們好不容易從震驚中恢復,開始揮劍砍殺魔獸。



「血......狹長深刻的傷痕......」成獸看著被警備隊員斬殺的豺狼型魔獸身上的傷痕後,馬上發出巨大如同雷鳴般的咆哮:

「原來就是你們殺死了我的孩子啊啊啊啊啊啊!!!」



成獸揮出型如樹幹粗的手臂,隨手一揮就能將人打飛出去;弓身一跳即能跳十幾到數十公尺,落地便使大地震憾,瞬間就把幾個警備隊員壓死在地上,看守拘留室的莫文離他最近,便成了人肉肉墊、血肉糢糊一片。



在他身旁的克爾看到此景,自己平時搭檔夥伴在自己面前死的面目全非,及自己生命受到了壓迫,如同發狂般的衝出去攻擊。



「混蛋魔獸我絕對饒不了你啊啊啊啊啊!!!!!」克爾發狂似的大喊,並用利刃將巨大的魔獸身上砍出幾道既深又長的傷口,讓成獸因痛楚不自跪下。

「誰叫你小看人類,混帳!!!」克爾講完這句話,發現剛剛往成獸身上砍的傷痕一點也不剩,在驚駭之於被成獸一掌揮到,馬上摔出兩三公尺遠。



這時,從身上掉出之前為了燿而砍下的豺狼魔獸的爪子。

克爾才發現因為自己一時的有趣而引來了魔獸攻擊,讓隊上受到莫大損傷,也害死了自己同伴莫文,不自為之呆然。



魔獸看到從克爾身上掉出了獸爪,也紅了眼直接向克爾撲來。



「危險!!!!!」亞玦砍倒了面前的豺狼魔獸,馬上衝上前將克爾推倒,但是亞玦相對而言替克爾受到了一擊,肩膀到背部受到了嚴重的撕裂傷。



(認真覺得亞玦你真是個爛好人||||)



但是魔獸衝過來的撞擊力太強,瞬間將拘留室撞毀。

「法師在裏頭」亞玦在瞬間閃過這個念頭,使出他所能發揮的最大力量,使用基本的土系魔法,將落石撐住。

「法師...你快出來...我想我撐不了多久......。」亞玦苦笑。



法師從落石堆與土堆縫隙,看到了亞玦勉力支持的樣子。

「我不是說過可以不用管我......你為何要為素不相識的人做到這種地步?」法師露出了訝異與不解的表情看著亞玦。



「我也不知道......就無法放著不管啊。」亞玦回答。



這時,魔獸回過頭來,再度揮出手掌往法師這邊揮到,亞玦正準備執起劍來、但卻發現雙手正在顫抖,就算能拿起劍來,也擋不住成獸的攻擊。



當亞玦伸手將劍作勢擋出時,發現眼前刮起了如刀般銳利的風牆,剎那間將成獸的手掌斬斷,而風牆持續著奔馳著。



「別亂來!我來幫你治療。」法師阻止道。



「這是...!」法師心中一陣驚訝。他在亞玦身上發現一件異於常人的事,亞玦的傷勢也已好了泰半,身體的自行自癒能力如同再生系的成獸一般。這也是難怪能再受到重傷之後,還能使出魔法的最大原因之一。法師看著亞玦還沒發現自己異於常人的體質,默默的幫他醫治,同時持續刮著風的護壁。



傷口不花多久時間便已全部痊癒。



「好害的風。」亞玦讚嘆貌。



「我說過危險的時候,風會自動保護我。」法師說。



「法師,能請你幫忙處理魔獸嗎?」亞玦說道。



「叫我飂,那是我的名字。」法師說。



「咦~?」亞玦脫口而出,然後接著說:「飂、那就麻煩你了。」



「先解決成獸,亞玦到時候要麻煩你把成獸的頭顱斬下。」飂突然說道。



「嗯?直接燒掉不是比較省事?」亞玦疑惑道。



「幼獸的爪牙引來成獸,而成獸的頭顱則能嚇阻魔獸前來,這樣以後再也不會有魔獸前來騷擾村民了。」飂加以解釋,然後對亞玦講完接下來的計畫,便將風壁解除,讓亞玦通報維拉隊長,好告知接下來行動計畫。



這時飂一個人面對魔獸,而成獸剛失去的手掌這時已經生回。



「法師,你為何要阻止我!!!」成獸咆哮。



「我欠人家人情。」飂冷冷的回答。語畢,地面上馬上冒出無數的巨大藤葛,將成獸和其他所有魔獸緊緊縛住。



「讓你們自由行動太麻煩了,亞玦!趁現在」飂喊道。



這時,亞玦馬上竄到成獸背後,沿著成獸的背部掉上去,一劍對成獸的脖子上砍去。

但是成獸的身型過於巨大,只能砍出一半不到的傷口,沒能一刀斬砍斷成獸的腦袋。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成獸痛苦的大叫,並想極力想把亞玦從身上甩下。



「亞玦!將你的魔力注到劍上啊!這樣才能使出加倍的力量!你可以的!」飂在旁見狀大喊。



「要怎麼做啊?!我不會啊!」亞玦急著回應。



「將劍視為身體的延伸,集中精神將力量集中在劍上!相信自己的力量啊!」飂大聲的回答。



成獸的傷口正漸漸的癒合,亞玦在此時也試著將精神集中,想像把身上的魔力加諸於劍上。

當力量點滴匯聚到劍上,亞玦在持續聚集的意識內,看到了似乎是已經遺忘的久遠記憶般的影像。

看到做著劍士打扮的自己,正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聚集起力量。

影像內的自己、與現在自己的意識兩者影像逐步的互相交疊,直到合而為一。自己與手上的劍如融為一體般,全身積聚著蓄勢待發的能量。



這時的亞玦露出了不像以往在戰鬥中專注的神情,現在的他整個人的氣勢凌到光是憑眼神就能使魔獸引已退卻;也不是殺氣、而是一種自然流露無比壓迫性的威嚴,如同站在峽谷的正中,由下往上看的遍野荒石峭壁夾然矗立。



揮劍。



血花散落。



一切都異於常態的迅速且安靜,成獸的頭顱斷然落地、滾動兩三圈停住。





飂看著這一幕,露出了由心而發但意味深長的微笑。



(寫到這邊覺得媽啦飂超鬼的啊啊啊!!!)



亞玦這時從魔獸上縱身跳下,對著眼前的景象不解了起來。似乎稍微從剛才的狀態下回神過來,開始對自己剛剛做的事感到不可置信。



「這真的是我嗎......」亞玦喃喃自語貌。



「我說過你可以的。」飂微笑回答。



這時維拉隊長及其他警備隊員也已經將被束縛住的魔獸一一斬殺,然後點火將全數的魔獸盡數焚燒,魔獸的毛髮與油脂燃燒出來的臭味瀰漫著整個天際,隨風散播的火種,也將警備隊駐所蔓延焚燒開了。



「快救火!」維拉隊長馬上調度警備隊員滅火。



「這樣太慢了,讓我來吧。」飂說罷,天上便從晴空萬里倏地聚起厚重雲層,馬上降下傾盆大雨,而沒有一滴打在焚燒魔獸屍體的火堆上。在旁邊的所有見到的人沒有一個不咋舌稱奇。



亞玦看著飂遊刃有餘的施法陷入深思:「同時能使四屬元素高階魔法的法師嗎......他到底是什麼人。」



飂則用餘光看著亞玦想著:「我大概知道為何會在這裡醒來的原因了......看來以後會挺有意思的。」







CH1 -命運的匯流點-完





*







喔喔喔!!!!感淚啊~~~~寫完了>Q
等下這只是第一回的腳本啊?

看WORD字數統計是77XX字......等下將近八千個字我真的能把他塞到31P的連環內嗎?

能塞的進去我就是神!!(其實贅述很多,可能沒問題?)

然後被鶴子寶貝說這根本是敲鍵盤聽聲音好玩之類的(抱歉我忘記原文啦!!!)

反正就是沒啥內容一堆描述詞這樣XD?!!!

能看完的諸位我也感謝你們>////<



然後這邊的亞玦是笨蛋、飂有夠的啊啊啊啊!!!

不過這裏飂的個性我還頗滿意,因為前陣子有點捉摸不著他的性格,應該說他這人的情感複雜到無法用一個定義來說明他的個性,所以......難搞。

但是在一開始他的確是對任何事情冷感,冷漠不以為意。所以這邊的程度應該說正是我所要?!



至於亞玦......被ikuy反應是笨到會被人家賣掉(大笑),這......這我也沒辦法嘛>"<||||

在寫這篇文之前,我從來沒想過亞玦有喪失記憶這種老套橋段(毆),因為劇情需要,或者該說這樣的設定以後比較好推故事,也可以說如果這篇還要來講亞玦以前發生的事...那我還要花多少篇幅來說啊!!!逼不得已只好讓他忘記之前(上輩子?)發生的事A____A,被打笨了沒辦法=3=總之這個故事本來就是充滿老舊設定大鍋炒......XD!!!還請大家不要介意||||



然後亞玦與飂的等級差...基本上所有人跟比飂都會變虛弱鬼啦!!!就像拿一億跟無限大比是一樣沒有意義的A___A|||,不過飂也只能說是接近無限的地步,他還是有辦不到的事情這樣~



其實亞玦設定上並不弱,不過要把舊時的記憶挖回來才能達到正常水準這樣,所以現在是比一般人強很多的劍士這樣~但是高手還很多他當然比不上,雖然說我大概也不會讓他突然碰到太強的敵人(大笑),RPG遊戲就是要從欺負弱小開始啊哈哈哈啊XDDD現在先去打虛弱的魔獸練等級吧!!!亞玦!!!



還有什麼感想呢~嗯~也想不起來了~

大家對於哪邊很奇怪或看不懂的地方歡迎提建議~

我再也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改故事,然後逼得只得重分分鏡啦!!!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我對魔獸會講話有點小意見xd
因為不是人型的 講話怪怪的
可以讓亞覺直接帶領他的言語
EX
亞玦看到魔獸的動作 立即吶喊「他應該是幼獸的母親!大家小心!」 之類的
這樣可能會比較好~

PS:你這個至少要畫到48頁吧!!(大笑)

嗯嗯~(筆記)
讓我想一下怎麼修好了

然後我一點也不想畫到48P耶XD!!!
沒那頁數啊啊啊啊~~~~

48頁…這太難了吧XD!!中間至少算換了三個場景,光用想的就打結了!

我喜歡亞玦被飂要求叫名字的那裡XD!
雖說不意外這進展不過腦子裡想像的第一個畫面就是:
亞玦"未知大法師-飂____入手!!"
XDDDDD

也只有31P可以畫啊大人A___A|||
場景...看來是5個以上(不把回想算進去的話)
嗯~以31P來說五個景真的是有點多,平均每6P換一次景?!眼花撩亂啊(真糟)

>>亞玦"未知大法師-飂____入手!!"
啊哈哈哈哈XD!!!的確是啊沒錯XD!!!
這可是固定裝備啊一定要帶XD///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