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 vol.1腳本思考 PART-2

重頭重貼好了

不然要去找上篇還頗麻煩|||

反正中間或多或少有修改,重看也好XD?

然後邊寫邊覺得自己沒有編劇的才能=A=||||

果然還是該多讀書啊!!!
命運的匯流點





*







「喂、這邊不能睡啊!」



亞玦叫醒了倚樹而眠的金髮男子



「我是警備隊員亞玦,最近這一帶常有魔物出沒,不能在這邊紮營啊!」



但是朝身旁一望、並沒有任何駐紮或營火的跡象,上下打量了一下該名男子的穿著,色斗篷、長袍─怎麼看都是標準旅行者的打扮。

不過從身上隱隱流露氣息、身邊圍繞的精靈....

亞玦得到一個結論─這個人是個魔法師。而且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人還是個身藏不露法力高強的法師。

不過怎麼會有一個法力高強的法師,會這麼糊塗待在這種隨時會被魔物拖去當點心的地方?對自己再有自信也不是這樣吧?

「這人不是個傻子,就是個瘋子。」亞玦做出這樣的結論。

但是此時也想到了什麼事情,好像有什麼熟悉的感覺。



法師用著迷濛的神情問道:「爲何叫我起來?」



「呃?這邊很危險啊?林子裡除了猛獸以外、最近還有異界魔物出沒啊!」亞玦被問的莫名奇妙。



「我寧願就此繼續沉睡下去。」法師回答。



「法師都是怪人。」雖然對法師沒有任何偏見、但亞玦忍不住想起了這句話,覺得流傳在戰士間的名言果然還是有所根據的。





*





突然劃破天際的警笛聲,驚動了森林的鳥群起飛舞。

那是警備隊專門用來警示魔物來襲的聲響,而這聲音就近在咫尺。



「魔物來襲的警笛!你別動!我去看看!」



亞玦馬上往聲音來源,持劍飛奔而去。



法師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不像是被嚇呆無法反應、而是漠不關心沒興趣跟往。



亞玦望了一眼,但也沒時間多說什麼,只想能及時趕到、好能趕快去幫忙受襲的警備隊員。





進了樹林、沒花多少時間就發現到受襲的隊員。



「你們沒事吧!」亞玦大喊

兩名隊員奮力抵抗,其中一人已經身上掛彩、但傷勢還不算嚴重。

亞玦瞬間斬殺一隻像豺狼般的魔獸,並向前迎擊正在攻擊兩名隊員的魔獸群



而在此時警備隊員的眾人也陸續來臨。



「一隻也別讓他們跑了!」

「沒錯!如果讓他們回去找同伴就更加麻煩了!」

警備隊員一面大呼小叫著、一面斬擊著眼前的魔獸。





豺狼般的魔獸受到警備隊員的包夾撲殺,開始沿著森林的道路逃竄。



「糟了!」亞玦在心中大喊。

不是因為魔獸逃跑可能會招成呼救引來更多魔獸的麻煩,而是魔獸是沿著自己剛剛來的小路上奔去。

這時亞玦反而在內心希望法師能不要乖乖聽自己的話,而早已離開那邊了。

只好加緊跟著其他隊員,一起追擊魔獸。





出了樹林,只有更大的錯愕等著亞玦。

法師還在剛剛碰到的地方發著呆

「又回到這裡了?」法師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

而在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而沒發現逃竄的魔獸已經向他衝過去了。



「危險!!!!!!!!!!」

亞玦放聲大喊警告對方,同時也以最快的速度飛奔過去,其他的警備隊員看到也紛紛跟上。





但是,在大家覺得可能趕不上援救的時候,一陣火舌在眼前捲繞開來。



以亞玦為首、與其他的警備隊員,如生物般的本能,看到燃燒旺盛的火焰的剎那就停下了腳步,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當火焰與煙霧散去之後,只聞到陣陣毛皮與血肉混在一起的焦味,讓人不自作嘔。

眼前更駭人的是、對眼前光景如同看浮雲漂過一般、展出毫不在意的眼神與「沒有什麼」的表情的法師。

漆的斗篷隨著燃燒殆盡消逝之火焰所刮起的強風,跟著灰燼而一起飄揚。







*





人群是鼓譟、趨炎附勢的。





警備隊的眾人群起鼓譟,高舉著利刃,將尖銳的刀尖全數指向了法師。

「奸細!!!!!」

「間諜!!!!!」這樣的字眼此起彼落著。



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由火屬的藩屬,最初原是屬於地的國土,而地屬在三百年前著名的「十年之戰」當中,早被其他水火風三屬蠶食鯨吞,而靠近三屬邊界的居民,早就已經跟他們同化,甚至到近代的年輕一輩,幾乎無自覺自己身上流有地屬的血統。



但是他們所處地域其實跟火屬國度相距甚遙,也只有像他們這種地處偏遠的領地才能固守自己地屬的文化傳統、且與此自傲。



不過相對而言,他們也成為火屬的心頭刺,每逢一陣子就會有作風強硬的君王或大臣想要以高壓作風管制群眾,而他們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派遣類似秘密警察般的人員進行調查。



法師的特殊能力、與精密的思考,成為最常被派遣調查的職業之一。當然,這些人多半會再度偽裝成其他行業的人。



而穿著一副長途旅行者的不明人士,在危急關頭所使出自保的魔法又是高等級的烈焰魔法....

讓警備隊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深信這人是火屬又派遣過來的秘密使者。

唯一的例外就是亞玦。





(媽媽啊~我文字敘述也太多了吧?!!幸好我不是寫小說的!!這麼多敘述性的文字湊在一起連我都看不下去啊XD!!!這是腳本啊腳本XDDD)





「等等,大家不要激動啊!」亞玦努力的想說服群起激動的眾人冷靜一點。

「就算他是火屬的法師,但也不一定就是火屬派來的諜報人員啊!」亞玦又說。



「亞玦你是收了他什麼好處嗎!不然怎麼這樣為他開脫!」另外一名警備隊員如此說。



「不不,我也是今天才碰到他的....」亞玦話說到一半,馬上又被其他人打斷。



「既然你是今天才碰到的,那你怎麼能這麼肯定他不是間諜?!」又一名隊員這樣說。



「發生什麼事了?」這時正好警備隊長駕到,在隊長的威嚴之下大家都瞬間安靜了下來。



「報告隊長,我們抓到一名疑似間諜的人。」一名隊員報告,這時他們已經團團圍住法師了。

亞玦說:「還請隊長嚴加調查,以免濫抓無辜啊!」說完了這句話,便從眼角偷偷的瞄向法師,法師看來一點反抗的意願都沒有。



其實亞玦內心真正擔心的是,憑法師剛才引起的巨燄,要在瞬間解決他們整個警備隊的人員都沒有問題。

不過法師仍舊是面無表情,反而讓亞玦喘了一口氣,雖然在心中還是會納悶這樣毫無辯解與抵抗的態度。



警備隊隊長─吉果‧維拉(Jiggo Vella)是個約40出頭歲數的中年人,頭髮有些許飛白顯示出歲月的痕跡。

「那就帶回去調查吧。」維拉隊長平靜的說道。



亞玦自動的加入押解疑犯的行列中,並趁眾人不注意的時候挨盡法師身邊,悄悄的耳語:「你放心,我會想辦法救你出來。」

法師終於有了點反應,不過也僅只是冷冷一瞥。





*





警備隊辦公室中,維拉隊長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意見下,作出了一個簡潔的決定:「將他監禁起來詳加調查;另外就算他是犯人也是給以禮相待。」



便將所有的隊員們解散休息,獨留亞玦一個人下來,亞玦便把與這人初遇的情況全描述一次。



維拉隊長深思許久,道了一句:「亞玦,你是我們隊上唯一具備法師同等魔力的人,依你的感覺和觀察下有何意見呢?」



在這世界當中所有的人都多少具備一點魔力,每個人都能使上一點該屬的基本魔法,但是只有魔力資質較佳的人,才有辦法學習更高階層的魔法,及從人身上的氣息流動、和身邊圍繞的精靈來判斷該人的四大元素屬性,而亞玦是他們隊上唯一具備高階魔法資質的人。



「我想他不是火屬的人。」亞玦說。



「喔,怎說?」維拉隊長問道。



「那法師身上透露的氣息和圍繞身邊的精靈都是風屬,雖然......他當時所使用的是焰系魔法。」亞玦解釋。



「嗯,果然,我也不覺得他像火屬人。不過,一般人在碰到最危急的狀態下,會使用的招式一定是自己最熟練,也就是自己所屬元素系的魔法。」維拉隊長說。



「不過在法師當中也不是沒有精通兩屬魔法的人,我甚至還曾經看過能驅使三屬魔法的法師呢!只不過大部分學到三屬魔法的法師都只是雜學,沒一個屬性能學到精通的,所謂樣樣通、樣樣鬆,哈哈!!」維拉隊長聊般的補述一句。



「的確是這樣沒錯,就連戰士也一樣,把一樣技藝練到精熟才能自保。」亞玦回答。



「如果他是地屬的法師就好了,我一直很想在隊上排一個能專係治療的法師,不然亞玦每次都要你幫忙作治療工作,實在是太辛苦你了。」維拉隊長道。



「沒關係,大家受傷,互相幫忙治療是應該的。另外,我可以去看一下他們盤問的狀況嗎?」亞玦說。



「嗯?好啊,你去吧。」維拉隊長回答。



「那我就先告退了。」亞玦說道便轉身離開。



「亞玦,你不覺得他跟你滿像的?」維拉隊長在亞玦正當要打開門走出房間時如此說。



「唔」亞玦愣了一下,轉頭回答:「......我不知道。」







*







維拉隊長看著亞玦離去,回想起亞玦初到此城的狀況。



大約半年以前,警備隊在作年尾的最後巡視,走到山裏巡視時,發現了昏迷不醒的亞玦。當時維拉隊長以為是在寒冬當中不小心迷路在山上的旅人,便帶下山救治。

亞玦昏迷了約兩個禮拜逐漸清醒,不過似乎似乎喪失了過去的記憶,連自己姓什麼都記不得,只記得自己的名字是「亞玦」。



而亞玦的天資甚好,在醫師那邊除了學會些外科包紮技術,又醫生本身就是法師,發現亞玦具備優秀魔法天賦,醫師也樂的傳授他治癒魔法和些基本的地屬魔法。

因為警備隊經常有人受傷掛彩,所以維拉隊長就從醫生那邊借調亞玦過去幫忙。

一開始本來只是讓亞玦跟著警備隊員們練劍防身,不過沒想到亞玦對劍術格外靈敏,一點也不像是初學者,後來就迅速的轉任警備隊員。







*





亞玦進入了拘留室,看到兩名警備隊員正在對法師質詢。



「快說你是從哪裡來的啊?!」



「早點說出來對你自己比較有好處。」兩名隊員不得要領的問。



一名隊員看到亞玦進來,對亞玦問道:「啊,亞玦,剛剛隊長對你說了什麼?」



「我可以問他一些問題嗎?」亞玦沒有直接回答隊員的問題而開口。



「可以啊,不過這傢伙很棘手,怎樣都不肯回答問題。」另外一名隊員說。



亞玦一坐下來就直接問了一個問題:「你是風屬的人吧?」



旁邊兩個警備隊員馬上露出驚愕的表情,本來在之前質詢完全沒有反應的法師,這時終於將眼神移到亞玦身上,直視著他說:「你是魔法戰士?」



魔法戰士是指,能將自身的魔力加到武器上,融合魔法與戰士本身的武技,以大幅提升破壞力的戰士名稱。在戰士群當中,能熟習魔法的也只有一部分具有較高魔法資質的人,而要能將魔法賦予到武器身上,則需要更高度法師與戰士的才能。

大部分的法師或戰士,光是要熟練他所要修行的技巧就得花費高度精力,所以只有部份的人還有餘力去作其他行業技能的修練,而要將兩種能力結合在一起,則真的是可稱為上天所賜予的才能。





「我只能實行一些治療術和一些基本地屬魔法,將魔法加到劍上的事情我做不到。不過現在應該是我問你問題耶?」」亞玦說。



「讓那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離開,我就回答你的問題。」法師如是說。



「唔......」亞玦為難貌。



另外兩名警備隊員開口說:「那我們到門外看守好了,一直問不出來也不是辦法,就交給你了。」隨即,走出門口外駐守監視。



「你放心,若我想走你們攔的住我嗎。反正我醒來也沒事做,就在這邊打發一下時間吧。」法師在看到兩名警備隊員退出門外後這樣說。



「唔。」亞玦瞬間語塞。



「你剛剛問的問題,我是風屬出身的人沒錯。」法師說。



「啊對,你的名字是?」亞玦問。



「你應該問怎麼稱呼,法師是不會向人說出真名的。」法師用挖苦的口吻回覆。



「那、你該怎麼稱呼?」亞玦再問。



「你們之前怎麼叫我?」法師突然這樣問。



「嗯?大家都用法師這樣?」亞玦有點疑惑的回答。



「很好,那我的稱呼就叫『法師』吧,反正名字對我而言也不重要。」法師心不在焉回答。



「呃......」亞玦無言了,呆坐良久後才想起要繼續提問。



「對了,既然你是風屬的法師,為何在那種危急的狀況下,會是使用火焰系魔法呢?」亞玦好不容易才想起自己坐在這邊的目的。



「在危急的狀況下我當然會下意識使用風屬魔法,不過對付那種再生系魔獸最適合的魔法還是焰系吧?雖然那些是幼獸還不具備自我復原的能力。」法師回答。



亞玦聽完馬上大愣,心想:「當時的狀況對法師而言只是家常便飯.....但是最重要的問題是魔獸,我們最近所撲殺的竟然只是再生系魔獸的幼獸,而能夠不斷再生的成獸到現在還不知道躲在哪哩!!!」



「糟了!我得趕快向隊長報告!」亞玦著急的不自覺叫出來,便趕緊站起打算離去。



「抱歉,我先離開一下。」亞玦急說。



「我無所謂,不過......你們要小心,所有母親當孩子不見了就會出來尋找的。」法師臉上掛著輕薄的笑容說道。







(邊寫邊覺得這人很機車...)







*



未完(囧)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啊 真的很機車耶XD(喂)

話說我邊看腦子邊轉換成trpg的語言,好糟XD

不過…亞玦你怎麼都被人家牽著走呀=○=
人家連唬弄檢定都沒對你丟耶,莫非這是傳聞中的一見鐘情?!XDDD(大毆)
這下子就算不小心被賣掉也不能怪別人啦~

又`我相信亞玦一定常常拿好人卡((喂))

等下好多亂碼啊!!!
勉強的能夠辨讀...
唬弄檢定嗎(大笑)
其實這傢伙也是直覺派XDDD///

OK改好了
大概是我用火狐的關系吧,重開IE修就OK囉

沒想到這裡會有個小小的BUG =3=

原來如此啊~
沒辦法畢竟是日文系統強打中文XD////
有問題難免囉~
一見鍾情嗎XDDD差不多了吧(大笑)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