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月特企--HOST館的煩惱(8)

「派你們做個事也做不好,本大爺親自出馬算了!」大助皺著眉頭說。

「本來就是你該做的事吧!」

「慢去不送。」

KENJI和KEN兩人一搭一唱的說著。

「可惡~~~你們這些人......」大助低聲咕囊著。

「我陪你去好了!這本來就是我要去做的事情...」直人自告奮勇說。

「直人!你一定會有前途的!」大助感動的握住直人的雙手說道。

「你兩個再不出去天就要啦!」KEN和KENJI兩人合力吐槽。



*


大助喃喃自語:「既然要找人,就要往人多的地方找,所以往......」

「學校!」
「商店街!」

「我說大助,學生不是不行嗎?你幹嘛還往學校去啊!」

「直人你是腦筋被敲壞嗎,這個時間的商店街只有歐巴桑在路上走啦!」

「可是.......」

「呀~也無所謂,那我們就分成兩頭去進行吧!這樣也比較有效率。」

「嗯嗯,那我就先去商店街那邊啦!大助你要多保重!」直人邊走邊揮手說道。

「誰才需要保重啊......」大助看著直人頭上的繃帶說。



*


天色漸暗,在校園內行走的人群也逐漸消失。
取而代之得是路燈與三兩教室內透出的燈光而取代。

「唉呀,太晚出門了,錯過了他們下課時間,這時候學生不是回家就是上夜間部的課......」大助暗自不妙的想。

此時一陣鼓聲羅點而下,接著電吉他與貝斯爭鳴而上,
最後細柔的女聲飄出,隨著樂曲的表情而有高亢或如同嘶吼般的唱腔變化。
大助下意識就受音樂的影響,而走到傳出聲響的教室。

「歐塔!第三小節和弦上次改過了,你這次練習還是忘記改過來!」一名染著藍色長髮的男子,對著一臉憨直樣卻梳著與相貌不合的劍山頭的青年尖聲說道。

「阿普抱歉,我忘記了......」名為歐塔的青年摸著頭尷尬著笑著。

「歐塔,這樣是不行的!」頂著一頭豔麗桃紅色、燙著如同法國螺旋式捲髮的少女,搖著手指皺眉道。

「所以從頭再來一次......?」坐在鼓後面的髮少年怯怯的講。

「嗯好......是說外面的大叔是誰?」捲髮少女說道。

「大......大叔?!我...我也才28歲啊竟然叫我大叔!」大助內心暗自吐血。

「您好,這是我的名片。」大助用招牌微笑並以洗鍊的動作的拿出名片遞給大家。

「剛剛聽了你們的練習覺得很不錯,你們有沒有興趣來我店裡演出?」

「喔喔!可以去店裡演出耶!當然好啊!」普拉興奮的拉著歐塔大叫。

「螺子....這個.......」髮少年悄悄的拉著捲髮少女的衣袖,並指著名片上的字樣。

「HOST........?!什麼!你要叫我弟去當男公關嗎!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捲髮少女--飛鳥螺子大喊,並同時擋在弟弟--飛鳥蟳的前面。

「咦咦?是這樣子的嗎?」普拉和歐塔這時才仔細的把名片重新看一次。

「不不,你們不要誤會了,我是以邀請表演者的身份站在這邊。若你們想要兼職男公關賺外快,我當然是非常歡迎的。」大助一派輕鬆的解釋,內心卻想著:「不過,我會想盡辦法拐你們下來當公關的啦哈哈~」

「一場演出的表演費可以拿到XXX的費用,如果兼差當公關,可以每個月額外拿到OOO的錢,如果客人指名則可以再加上這麼多的錢......」大助開始口若懸河釣普拉和歐塔的興趣。

「不行不行,我弟弟絕對不能當公關!」螺子小姐無視大助的滔滔不絕,拼死要讓弟弟避免遭受污染。

「沒關係啊就只是表演,當不當公關還是尊重個人的意願!若弟弟沒興趣的話,我們這邊也絕對不會勉強!」

「這個嘛......蟳,你說呢?」螺子微蹙著眉頭看著弟弟的臉講。

「大家好像都很想要在正式一點的場合上表演的樣子,就去吧...」蟳一貫的用他細小的聲音回答。

「嗯...................」螺子心想著:「我該答應還是拒絕呢?」

1. 答應大助的提案。

2. 為避免弟弟遭受魔掌,斷然拒絕!

http://www.miniworld.com.tw/d.8586403.15954.html
需有MINI帳號才能參與投票!!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