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庭番外--The Worst Day

以下莫名其妙傷眼注意,
有心理準備才去按繼續閱讀XDDD
其實從去年寫了一半後就卡文,今年才又撿回來把他寫完...
現在一看覺得這是啥白痴東西,大家看完笑過不要太認真(炸)
「老師~你生日是哪一天啊!」

「明天啊~」

「啊~~~老師你每次都這樣說~~!」

「總有一天是真的明天啊~」

教師辦公室傳來學生與教師之間的笑鬧談話聲,
數名女性學生,包圍著紮著長馬尾的男性教師此起彼落的提問,
而男性教師總是避重就輕的回答。


「好啦,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忙,你們先回去吧!」

男性教師看來是對女孩子們的聊失去了興趣,決定把她們全數打發走。

「好吧,那掰掰囉~~~」女學生們以甜膩的聲音回答,並揮著手離開。

「嗯,再見。」







「雨,你還是這麼受歡迎啊!」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雨才正想耳根清靜一下,女學生的前腳剛踏出,沒想到又有人走進辦公室了。

「喔,是飂啊,有什麼事嗎?」

「明天請我吃蛋糕吧!」飂天外飛來一筆的隨口說道。

「為什麼明天要吃蛋糕啊!」雨滿臉問號的回答。

「你不是明天生日?」飂狡猾地笑著說。


.......這傢伙絕對都聽到了,不知道他剛剛在門外站著聽了多久.....雨內心暗暗想著。

「那這樣應該是你請我吃蛋糕吧,我突然好想吃提亞斯的巧克力蛋糕喔~」雨不甘示弱的回答。

「生日應該是壽星請吃蛋糕啊~」飂露出燦爛但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請我吃提亞斯的蛋糕我就請你吃7-11的蛋糕。」雨回敬一個燦爛但很欠揍的笑臉。

「小氣鬼!」飂馬上抗議。

「反正明天不是我生日,而且你也不喜歡甜食。」雨再度擺出燦爛但很欠揍的笑臉之進化型。

「............」


......贏了,雨在內心中擺出勝利的姿勢。





*



說到生日,這大概是一年當中雨最想逃避的一天。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喜歡過生日?」雨自己腦內搜尋著記憶,實在是想不起來確切的日期。

總之,可以肯定的,就是有關於生日的回憶,怎麼想都是不好的記憶比較多。

自從跟某一對(看起來很像雙子)表兄妹扯上關係以後。




在小時候,因為父母親工作太忙,一家三口平時很難有到齊的時候,
自己生日的當天,父母會儘可能的放下工作幫自己慶生,
不過也常常會缺了一個人,雖然這種時候禮物就會特別的大份......
但是內心還是有一點失落感。

11歲生日的那天,難得全家到齊了,但是卻不是自己家裡慶祝,
而是被帶到遠親那邊,參加他們的孩子週歲的筵席。
大人的筵席對小孩而言是無聊的,
更何況得不斷得作社交言談,及恭維慶賀遠親的孩子們。

「今天也是我生日耶!」

自己在內心中不斷的喊著這句話,但是因為已經被視為「大人」,
耍和發脾氣是不被允許的,只好努力的把這句話吞進肚子裡。
但是一回到家,馬上就衝進房間裡大哭起來,
父母親怎樣在門外敲門詢問都不加理會,
記得當時還因此被狠狠罵過一頓。




而接下來的記憶則是──

「倫家最喜歡雨了~」話還講不好的巽說著。

「倫家也是~」小小的巳也跟著撲上去。

「啊哈哈,那你們要乖喔!」雨笑著回答。

因為父母親工作關係,從以前就經常把雨托付給巽和巳兩家,
而自從兩家各生下一名子女後,雨更是幫忙照顧小孩的最佳幫手。
加上這對偽雙子表兄妹又不怕生,看著這兩個小毛頭童言童語也還算有趣。


再過了一陣子的童言則變成這樣──

「我以後要跟雨結婚喔!」還在上幼稚園的巳說著。

「我也是!」巽不甘示弱的回答。

「等下巽你是男孩子耶?」

已經上中學的雨臉色發青質問道,而旁邊的親戚早笑成一團。



當時大家都認為是小孩子的玩笑話,但不知道是兩個小鬼的競爭意識還是怎樣,
就算直到現在─巽和巳都14歲了,卻依舊會對雨說出同樣的話,甚至更加變本加。

「喂,你們別鬧了啦!」

「哪有~人家最喜歡雨了!」

「走開啦!雨是我的!」

這種模式的對話,只要這三個人同時出現就會無限循環的展開。
本來以為是小孩童言無忌的家長,到了現在開始會煩惱起兒女的未來─尤其是巽的家長。
但是最為之苦惱的還是雨自己本身。





*







「呃啊~~~~~~~~~」



可惡,渾身打冷顫,光想到這對偽雙子就渾身發毛。

隨著日子的逼近,這對表兄妹今年意外的都沒有動靜,讓雨內心更加的不安。



「絕對有鬼啦!!!」雨在內心當中忍不住大叫。



而到生日當天內心的OS則變成─



「該不會今年放過我了吧?不!絕對不能對他們掉以輕心!」雨在自己的辦公室中收拾東西,心中卻是握起了拳頭對天吶喊。





「喂!你在發啥呆啊!」



「嗚挖啊啊啊啊~~~~!!!」



劈哩啪啦!雨手上整理的東西一時鬆手而掉了滿地。



「你是笨蛋嗎!」飂看著雨驚慌失措的樣子不自覺吐槽。



「沒事幹麻嚇人啊!」雨發現是飂,憤恨不平的邊撿著亂成一地的東西邊罵。



「幸好飂不是跟我同天出生...」雨默默著想著,如果同天生日,可能會再多一個妖孽禪著自己搗蛋。



「你又在發呆啊?」飂看著雨撿東西撿個半天也撿沒完數落道。



「不不......是說你放學不回家又來找我幹麼啊?」雨馬上反駁並轉移話題。



「啊對,我是來傳姐姐*的訊息,說是今天要去你家展示廚藝~」飂此時才想起來原先的目的。



*(飂口中的「姐姐」是指亞玦的姐姐─雅拉,雨的高中同學,跟雨兩個人關係曖昧=3=?)



「嗄?怎麼這麼突然?」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剛剛跟亞玦在門口碰到姐姐,他叫我來找你。」



「......」



「還有,他說直接去停車場等你,『要麻煩你載大家了ˇ』」飂還特地模仿姐姐的口吻。



「什麼?!」



真是的,怎麼身邊都是一些咨意妄為的人啊,要是自己今天想響應減碳愛地球,硬是騎一個小時的腳踏車來上班該怎麼辦?

─算了,就算是那樣還不是小黃召喚術,坐計程車回家─唉!





雨默然的把辦公室門鎖起來,拿著車鑰匙向停車場前進。

到了停車場一看,雅拉快樂的朝自己揮手,身旁滿是大包小包的食材,站在一旁的亞玦也是一臉苦笑,不知道該怎麼對答。



「雨,生日快樂啊!應該不會造成你的困擾吧~」雅拉抱著食材,笑容滿面的說著。



「啊,謝謝。」雨無奈著笑著,其實已經造成困擾了......



「喔~~~雨好小氣只跟姐姐講!」飂故意借題報復一下。



「啊沒有啦,我是拿之前的畢業紀念冊看才知道的啊!」雅拉馬上幫忙解圍一下。



「哼=3=」飂小孩子氣的應話。



「呃,那我先把東西放進行李箱吧!」雨趕快圓場,結束這個話題。





*



街景與霓虹燈如流線般甩在車後,不一會時間便抵達位於都市郊區內雨的居所。



「你們在這邊等一下,我先開門。」雨示意請大夥站在門旁等待。



插入鑰匙一轉─



「咦?我沒鎖門嗎?」雨邊狐疑邊順著拔鑰匙的勢將門一同打開。



「主人您回來了啊~~~~!!」

「主人您回來了啊~~~~!!」



迎入雨的面前而來的是─

1. 髮雙馬尾少女、粉紅羅麗塔風女僕

2. 紅褐及肩半長髮少年、貓耳辣妹圍裙



「對不起我走錯了。」雨下意識一秒就直接把門關上。



雨手中握著鑰匙,把頭望向旁人,看了下門牌號碼......



沒錯啊?這我家....但突然的開門和話語聲打斷他的思考─



「雨?你幹麼不進來?」少年少女打開門探出頭問。



「那誰啊?」門口的眾人異口同聲說。



劈喳!雨的腦神經瞬間斷掉,果然......





果然在這天那對偽雙子小惡魔絕對不會放過他!!!





雨臉一馬上奪門而入─



「這位主人你今晚要選哪一道呢?」偽雙子看到雨進來,搞不清楚狀況快樂的說。





「兩道我都不要! 」雨憤怒的大吼。



「咦~~~雨好兇喔~!」

「咦~~~雨好兇喔~!」



「你們這樣根本是非法入侵民宅了吧! 」



「我們有備鑰~」

「那是你(父母)之前留的~」



「給我把衣服穿好!尤其是巽!哪邊學來的啊! 」



「雨你不喜歡嗎?我以為男人都喜歡半裸圍裙啊?你看人家下面什‧麼‧都‧沒‧有‧穿‧喔!」巽故意裝可憐樣的回答。



「我一點都不想看啦!你給我穿上衣服啊混帳! 」



「就說現在流行女僕啦~」巳故意張揚拉著自己的裙擺好調侃巽。



「我又不是戀童癖對平胸小鬼沒興趣啦!」雨沒好氣的回答。





在門外的其他三人,因為在外面晾著發慌,在姐姐的帶領與飂的起鬨下便決定進屋內查看。



「......不好意思,我們自己進來了......。」



雅拉話未說完,便看到雨跟半裸的少年拉扯,然後一旁站著粉紅色羅莉塔女僕正在看兩人的熱鬧,霎時傻了眼。



「雨....原來你喜歡這型啊......這樣是犯罪吧...」雅拉皺著眉脫口而出。



「等一下你誤會了! 」



「腳踏兩條船...?」亞玦若有所思伏著下巴講著。



「我想有三條囉了!」飂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接話。



「並沒有,飂你不要加油添醋啦!! 」



「雨,那個歐巴桑是誰?」巳用敵視的眼光看著雅拉說。



「你說誰是歐巴桑?! 」雅拉瞬間爆出三跟青筋回答。



「雅拉不要跟那種小鬼計較! 」



「為什麼飂也來了!?」巽瞪大著眼與飂對望。

巽從國中入學開始,因莫名的緣故就對著飂懷有敵意。



「你是誰啊?」飂完全無視人家(也想不起對方是誰),挑著眉回答。



「什麼!我是你永遠的對手......]巽話還沒說完就被雨一把拖走。



「 你給我先穿好衣服在來講話啦! 」雨沒好氣的說道。





大家目送雨把巽拖進房間,經過一陣吵鬧後才把穿戴整齊的巽拎出來。







「為什麼只有我要換,巳卻不用!」巽一臉不滿的碎碎唸。



「你剛剛穿的那個能叫做衣服嗎?」雨不屑著說。



「雨......我們什麼時候能吃飯?」飂看不過去直接岔開話題。







「啊─對喔!」巳和雅拉意外的同時發聲,接個兩個人互看了一眼,那瞬間似乎擦出了火花。







惡寒一陣。

雨嗅到危險的氣味...可惡,好想逃走啊!

巽和巳兩個人就很難搞,

雅拉雖然平時還滿理性的,但是有時候也是會有不可理喻的牛脾氣。

但為啥要選在這個時候會激起鬥爭意識啊!



「拜託你們不要鬧了好嗎?」



「誰在鬧啊!」巳和雅拉兩個人同時大吼。



「......................。」





*





「廚房是女人的戰場。」



「原來姐姐會做菜啊......。」亞玦和飂兩個伸頭往廚房裡望去,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兩個太失禮了,有空不會幫我洗菜切菜!」雅拉沒好氣的對門外兩個下指令。



「閃開啦!你們幾個礙事的傢伙!」巳端著剛煮好的菜,輕身閃過擋在門口的兩人,把菜輕盈的放在餐桌上。



「論煮菜我可是不會輸給你們的!是說你這傢伙在做什麼啊?」便望向旁邊不知道在做什麼的巽。



「再怎樣好吃也不會比我的菜好吃啦!這可是特地跟具有三星料理名店訂的外燴啊!而且還不用像你們一樣弄的滿身油煙!」巽悠然自得的將裝袋的料理一份份擺盤出來。



「可惡!」在廚房的少女和熟女超有默契的一同說道。看來兩個女人還是比較介意外表......



「雖然好像很不錯,但好像少了點什麼...」

「超沒誠意的!」

亞玦和飂兩個人在旁邊一搭一唱起來。



「哼~你們不過就是忌妒我......」巽邊說,邊漂亮的轉一個圈,將為微波後過的食物,漂亮的擺到餐桌上......但被飂從中間抄截下來。



「嘿~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那我就先開動啦!」飂故意捉弄巽裝模作樣的說道。



「喂!雨沒吃之前誰都不准吃啦!」巽急著往飂身上撲過去,但飂敏捷的一閃身,馬上從他身邊閃過,俐落的將食盤放到餐桌上。



可是這麼一閃,反而讓巽來不及停下腳步,一鼓腦的撞到巳身上,而她手中剛煮好的佳餚應聲倒的滿身。



「啊!!」



「巳你沒事吧?」雖然巽平時跟巳水火不容,但看到巳被剛做好的菜淋的滿身,還是忍不住關切一下。



「巽你這個大王八蛋!!」

正巧雅拉此時走出來,巳順手抄起她手上的菜,直接拍到巽的臉上。



「你根本是怕雨比較喜歡我的菜吧!」巳對著巽大吼回去。



雅拉看到手中的菜被人拿去糟蹋,不自覺怒火中燒。



「你才是怕別人的菜做的比你好吧!關我的菜什麼事!你要丟也是丟巽的吧!」便從桌上拿起巽的料理,由上往下的倒在巳的頭上。



「媽啊!糟蹋糧食啊!」在一旁的飂和亞玦慘叫了起來,而看著這副光景的雨臉色鐵青。





「你們鬧夠了沒有啊!」雨實在是看不下去的大吼。





「關你屁事給我閉嘴閃一邊涼快啦!」

雅拉、巽、巳三個人一心同體脫口而出!







嗚...........輸了,女人(包含男兒身女兒心的人)好恐怖。

等下,這裡是我家吧?為啥有人在我家胡鬧,還要被說閃一邊去?

而且聽說這些人是要幫我慶生的吧?說不關我的事好像說不過去?

算了,我不想理他們了......

果然我生日都沒好事,果然碰到這兩個小鬼就沒好事。









*





過了一陣子......



「喂,你們有看到雨嗎?」飂突然覺得房子少了一個聲音而發問。



「沒有耶?」亞玦東張西望了四周後回答。



此時爭少不休的三個人才停戰,「對耶?人呢?」



「嘖,人家可是特地要來幫他過生日的耶?」



「對啊,我還特地訂了外燴的說~」



「真是的,專程買了材料要幫他好好做一頓都白費了。」





飂和亞玦面面相覷,這群人是無視地板上亂七八糟的東西,說出這些話的嗎?難怪雨要偷偷繞跑。



「什麼嘛,打手機也不接!」



「回去算了。」



「是啊,壽星不在一點也不好玩。」於是這三個人就逕自往門口走出。



飂看了亞玦一眼,「我們還是幫雨收一收再走好了。」



「嗯。」









*





隔了一天,飂在學校碰到雨問起了這件事,雨滿臉無奈又一副不想再提這件事的樣子。



再之後,每年到了這個日子,雨總是會獨自人間蒸發失去聯絡,沒有任何的例外。










-----








總之拖了一年的賀文終於寫完(遠目)
雖然現在回頭一看會覺得很驚悚...
但我實在沒勇氣看完,然後回過頭去修改(炸)
我非常佩服能寫文的人...
以上的東西雖然是純自娛,傷了大家的眼不好意思
不過後半的行距怎麼這麼大(驚)
因為修改行距會順便看到內容,太害怕所以不改了,
就麻煩大家捲軸多拉一下吧...




Comment

Post a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Author:某人=甘木人。無良無信用作者,受了凡是講出來要出的東西都會落下的詛咒。
  • 某人のダメ日記です。
    日記名請統一用Amagiya。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